只要抓获李亨,威逼利诱,相信,大唐王朝瞬间瓦解。这样的假设,完全把李亨当成了一个胆小如鼠之辈。看来,萧傲天一伙人把李亨想的太懦弱,不堪一击。这就是不了解对方,往往轻敌,致使麻痹大意,又过自信,最终,梦想终成泡影。不是聪明而是迂腐。

    绿凤给了萧傲天一伙人的评价后,觉得,他们这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悟,死都不知何故。

    想此,得意的暗自发笑。完全忘记了心中挂记的白衣郎君的安危。

    脸色瞒不住心中所思,让王秀红分析的一清二楚。说到:“绿凤姑娘,看来,你想到了好办法来整治贼寇?”

    绿凤忍不住自娱自乐,觉得萧傲天这伙人真愚蠢,不知是脑袋缺根弦,还是被馿踢了,这种小儿科的伎俩也能搬上桌,可笑至极。

    听到问话,忙摆手,没没没,,,,

    那是?

    我是觉得,萧傲天这伙人,整天的在思索什么,想用这种方案让大唐王朝覆灭,异想天开啊。

    王秀红明白其意说到:“你可不要轻视他们的所作所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绿凤点点头,注意自己的判断,万不可小瞧对方。说,“前辈,付前辈他们没事吧。”

    付一卓一伙人武艺精湛,就是酒醉,心里面也会跟明镜似的,何况,这么大的动静岂能不知?

    绿凤点点头奥一声,是自己多想了。

    不错,是多想了,付一卓,子云子,夏深巡,以及雷行华宇张巡,都是急冲冲的赶了过来,看样子,他们没有遇到突袭。一路来此,平安无事。那么,由此分析,无疑,他们中了敌人的口袋阵,以待一网打尽。现在没动手,还不是收口子的时候,那么,他们在等什么?

    越想越危机恐怖,全军覆没的局面已经产生。

    想此,王秀红说到:“你们在外面,没有注意到可疑人出现?”

    众人想想没有。

    雷行说到:“我们酒醉,迷迷糊糊,听张将军要我们去一个能快速醒酒的好地方,我们清醒后,完全是张将军唤的。”

    看来,问清楚事实,只有张将军了。“张将军,你的酒量很好啊,要不是你,他们还没有醒酒呢,说不定,也会和我们遭到攻击了。你的酒量真棒。”

    张巡抱拳行礼,多谢前辈夸奖,不是自己量大,而是,出于本能职责,根本就没饮酒,不然,也不会带大家去了明月露台。

    原来如此。

    清醒后的无己老人趁着烛光看清楚了张巡,以为是张生。揉揉眼睛再瞧,不错,就是生儿。开口说到:“生儿,你什么时候来此的?”说这话,完全迷失了张生已是故去,向张巡走来。

    生儿?

    众人的目光射向了无己老人,对他的呼喊十分诧异。生儿?谁是生儿?都是疑惑不解的期待答案。没想到,他走向了张巡。难不成,张将军就是无己老人口中的生儿?这又是怎么回事啊?好期待。

    张巡一头雾水,不过,很快想起来了一件事。三年前,大哥给自己来了一封了信,提到了他的师傅无己老人,住在武夷山。他把自己当成了大哥,眼前这位,无疑,是大哥的师傅无己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