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巡忙行军礼见过无己老人,说到:“前辈,您是误会了,张生是我大哥。”

    无己老人突然醒悟,奥一声,难怪,这么相像。

    “不瞒前辈说,我和大哥几乎一模一样,别人都说我们哥俩是双胞胎。为此,母亲送我参了军,您视我为大哥一点不奇怪。两年前,大哥在信里提到了您,不然,我也不会认出你的。”提及张生,张巡很是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之别,算是人民英雄,因此感知自豪。故此,渐渐的忘记了忧伤,抚平了伤口。对于无己老人十分尊敬,毕竟,他是大哥的恩师。

    生儿,无疑是张生。王秀红知其其人。这个年轻后身确实死的冤枉,不过值得。为名除害,惩恶扬善,人民英雄,当之无愧,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如此,大家的楷模,值得学习。安慰无己老人说道:“无己老人,爱徒已故,即是思念,也不能挽回以往。所以,事已至此,还需节哀,不要伤了身心才是。”

    无己老人长叹了一口气,伤心难过的说道:“是啊,有这样的徒弟,自是骄傲,乃三身有幸啊!不悲伤,该自豪。”话落,微微变了脸色,但很严肃。

    付一卓知道无己老人的痛苦,谁都能理解,但在这危机四伏的当口,不应该提及此事,以免忘记危险。不高兴的发牢骚的说到:“关键时刻,理应不再思故人。你这样,张生在九泉之下怎可安心?坐正姿态,以防万一啊。”

    众人对付一卓的话意很敏感,都指责不敬人情。不过,了解了付一卓此人的秉性也就见怪不怪了,因为习惯了。

    夏深巡在各个方面都与他基本相仿,说些指责话,算是不伤大雅。

    但是,付一卓并不罢休,两人争争吵吵喋喋不休。

    王秀红阻止了他们,当务之急,怎么样预防来犯敌之。你们倒好,窝里斗?成何体统。

    此刻的付一卓认识到语气过了,脸发烧说,我也是心急嘛。

    子云子思索着王秀红的话,话意藏有深意,问王秀红说到:“你的意思是说,敌人已是包围了我们?”

    “是的,毋庸置疑。而且,给我们设了一个口袋阵。若是平常,他们完全攻进来,给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没有,可想而知啊。”

    口袋阵?子云子想想前后发生的事,不错,极像。明白了敌人为什么没有继续攻击的理由,那是因为,在等一个时机。现在,所有人都已在,看来,时机已成熟,猜的不错,该是收口的时候了。如此,该是策划脱险之策了。说到:“情况危机,若有不慎,定会全军覆没的。”

    张巡并没有意识到事态严峻,不温不火的安慰大家说到:“各位前辈不必担忧,否则,自乱阵脚,反而给了贼人进攻的机会,不妥之事悠然而生啊。”

    付一卓急切的说,你这般沉着冷静,看来,已有良策,说说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