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言之凿凿,有理可依。

    对于白衣郎君的本事,有目共睹,付一卓此话,也就毋庸置疑都很认可。于是,一起走向了大帐指挥所。

    来到大帐内,清苦大师,方丈大师在打坐安神。

    郭将军,华玲玉,则是在指挥桌前的休息塌打坐,意在提气,将浑身的瘀血打通,流畅。

    李亨躺在床上还未醒酒,然悠闲自在的打着呼噜。这样的姿态,安然无恙,这下,放心了。

    太子无事,意味着事态不是严重。张巡深出一口气,算是阿弥陀佛了。走近郭自仪说到:“大将军,服了毒圣的凝血丸,感觉怎么样?可无碍?”

    毒圣给的凝血丹效果奇佳。真没想到,江湖郎中尽是藏龙卧虎之辈,可叹可敬。这让郭子仪匪夷所思不敢相信。也许,是因为自己不与江湖人士接触的缘故吧?说道:“毒圣大师的良药,无疑灵丹妙药,药到病除。毒圣之称号当之无愧。”

    话未说完,众人已是眉开眼笑。因为,郭将军的伤势已好。

    不错,只要是服过毒圣之任何的一类药丸,都是称赞不断。

    王秀红谦虚的说,只要能为大家解去病痛,我王秀红深感荣幸,不负我的一生研究。

    郭子仪又说:“毒圣大师谦虚了。要不是你的药丹,伤势怎能控制?看,我的身体基本得到了复原。对了,你们从何而来?再着,快通知他们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张巡说到:“这是应急预案,莫将已想到,但是,情报无法传出。其实,在大家感觉到危险已致时,我就想启动应急预案,只因没有说出我的建议,那是因为,它已经是一个不成熟的计划了。”

    此问题没有回答付一卓,他很不高兴。另着,这个问题一直很关心,在心里憋着,怪难受的。总想问,因为,不得答案实在是不快。现在知道原因了,也就不再计较责怪了。怪不得,这小子没有说出自己的对策,原因在这。

    听到张巡的回答,郭子仪意识到已被敌人重重包围了。说到:“是什么人有这样的本事啊?”

    张巡按付一卓等人的议论,大致讲解了对方的实力,并说明了来人是谁。

    郭子仪怒火中烧,拳头握的更紧了。发誓,不灭安贼,寝食难安。

    华玲玉吃了王秀红给的药丸,已是恢复了体质。收功起身说到:“不错,萧傲天一伙贼人,胆大妄为,占着魔族公主的魔法为所欲为,但冒充白公子的人,很显然,除了魔族公主无人做到。”

    郭子仪不解问,这个萧傲天只不过一人而已,难道,三头六臂?听你们语气,都是对他很忌惮嘛。

    看来,他是不知这个萧傲天有多么的厉害。华玲玉解释了萧傲天不是一人,而是千军万马的时候,郭子仪真的惊呆了,怪不得,自己的战士不见人面已被攻击,原来,他能控制那些畜牲。

    其实,传递信息很简单,只要点起火堆就可。王秀红思绪了一番说。

    张巡说,好是好,事先并没有这样的预订,就怕他们见之,也不会联想到此处有危险。

    这好办,不妨来一场大火焚烧军营,如此场面,不信他们不来。绿凤抢言说,算是急中生智。

    也是啊。

    大家都知这样的结果,定将大营烧的不存丝毫,但现在的局势,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既能报信,又能防虫,两全其美。

    无己老人说,为今之际,只有于此。

    郭子仪考量一二,觉得在理。命令张巡,务必把所有的官兵召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听候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