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巡领命,出帐命令传号兵吹集结号。一会儿功夫,将士们急匆匆的从四面八方集结与大帐门口等待命令。

    郭子仪的身体,伤势虽是好转,终究,伤了元气,想搀扶李亨一起离开,心有余而力不足。有礼说到:“几位大师,麻烦你们搀扶起太子殿下,拜托了。”

    子云子义不容辞的说到:“此事交与我。”说着话,走向了李亨。

    绿凤搀扶着华玲玉慢慢走向了大帐门口。

    帐外,将士们整齐的排好队,但精神萎靡十分不振的样子。不过,在郭子仪出现时,又是另一番军姿。因此,在威严的军纪面前不得不表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一个个精神铿锵,接受任务。

    郭子仪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每说一字都会暴露与敌人的耳朵,因此,用手比划着整个的行动。

    官兵们熟识这套手语,很快进入了战况。按规划部署的路线,一致向东面半突围的后撤,然后安排人点火与西面。

    如此,调虎离山,可谓声东击西。果不其然,敌人没有任何的行动,顺其自然的,一条畅通无阻的大道化然而生。

    火势凶猛的蔓延,烧的帐营不留一丝痕迹。

    浓烈的焦油味道直入白衣郎君的喉咙,呛的他直咳嗽,胸闷,几乎上不来气。好的一点,万幸,酒醒了。即使这样,睁开双眼,也是很困难。不过,在危急时刻,困难也得睁开双眼,否则,定会一命呜呼。好不容易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让自己几乎窒息,迷迷糊糊的看到眼前一片火海。瞬间,一根被烧的发焦的大梁已断掉落了下来,像枪直刺而来,对准了胸口。急忙转身掉下了床塌,稳稳的敏捷的站立于地,随即一掌推出,粗大的大梁被击的粉碎不堪。如此的现场,真是惊险,若不是被呛醒,那么,就会与这世界说拜拜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急速的扫了四周,已被大火重重包围,而且密不透风,无路可走。

    怎么办?

    白衣郎君有些着急。

    想想一路至此,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唯有被火攻没有尝试过,看来,这是给自己上的又一新科目。也罢,逢凶化吉,绝处逢生,相信自己,定能战胜它。

    火渣接连不断的掉落,星星点点,无地自容。要瞅准一个点,利用自己的绝佳轻功迅速的通过就好。想法很正确。看了一周,发现唯有门口是通道。刚要行动开跑,不料,从大帐顶部的物体瞬间倒塌向自己砸了过来。看来,此次计划破产。如此,生命垂危,无处可躲。紧急时刻,一道白光闪出,将自己的身躯紧紧保护。眼见大火烧身,却是感觉不到一丝发热。

    这是什么情况?

    还在寻思答案,夜明珠幻化成小娃与面前说到:“主人,我是你的护身符,别担心,这点火不足为奇。”

    原来是夜明珠小娃。

    白衣郎君顾不上问清楚他还有这通本事说到:“我们快离开。”

    夜明珠说,我的威力不惧怕它们,请主人放心就是了。

    白衣郎君坚信他,对于主人一说倒是很好奇。

    现在的情况,不知原因,应尽快冲出火场,通知大家才是。于是,本想说些谢言,就此作罢了,因为,以后有的是时间。

    夜明珠让白衣郎君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中。果然,不负白衣郎君的期望,不知不觉的在眨眼功夫间出了燃烧的营帐。

    营帐外面是火海,铺天盖地的,红彤彤一片,即使是冲出了营帐,外面一样是熏熏烈火,一样的炙热。

    糟了,他们定是凶多吉少。要不是自己的现状,也不会联想到他人危机四伏。

    想此,急匆匆的冲向了大本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