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本营,地处东面,是点火较晚的一处,此而,没有被烧的面目全非,而是刚刚开始燃烧。就是这样的情况,火势依然凶猛,来者不拒,吞吞燃光。好的一点,虽是大火燃起,依然存在着原来的模样。

    顶着大火冒着生命危险冲进了营帐,里面却是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也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异像,则是一则好的消息,证明他们已逃出不在此处。如此,喜忧参半,即高兴又担心。

    这是什么情况呀,撤退,尽然没有人通知自己?思绪万千,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定是有外敌侵入,而且突然袭击,来不及通知。但是,自己却是安然无恙,这又如何解释?依稀记得,应该有人陪伴自己的。???

    没的解释,罢了,情况危急,不是追寻答案的时候,等找到大家,自然而然的一切明了。

    冲出营帐,就听的有兵士惨死的喊叫声接连不断传入耳朵。分析,攻击我方将士的人,来一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把戏,又是搞突然袭击,如此,防不胜防,危险已在。

    这样的情况,这样的解释,白衣郎君奋不顾身的冲向了声音的来源地。

    郭子仪带着不足一百人的队伍边防御边撤退,认为此计精妙,但事与愿违,半路,冲出了几百条蛇,似箭,密密麻麻的突然而至,从地面的四面八方齐攻,完全是一个秘密的包围圈。它们跃起的高度惊人,正好是将士们的喉咙部,不偏不倚,一口咬住喉咙,死不松口。至此,咬的众人无处可逃,瞬间,一百多兵士一个不留,满口吐着白沫,痛苦的挣扎着,痛苦的慢慢的死去。

    无己老人一伙,凭借自身武艺,防范这些畜牲还是阔阔有余的,兵士死亡后,蛇虫自动的后退以待命令。

    见此情况,无疑,有人指使,难逃魔杖了。

    郭子仪生气的说到:“有本事就出来,藏头藏尾做缩头乌龟算什么英雄好汉。”说此话,不是给他人留面子,而是不知来人的底细。虽知是江湖人称吃人魔王的萧傲天,但自己并不认可。此话,意在激对方现身。

    来人,就是萧傲天一伙人。有独孤剑,义泉,刘一刀,鹿会空,鹿成等等。总之,倾巢出动,意在务必歼灭李亨等人。

    萧傲天的计划严密,且十分周详,不把郭子仪消灭,不把李亨消灭誓不罢休。因为,被魔族公主下了死命令,严肃的冷语开门见山的说到:“只要你交出李亨,今日,就不是你的死期。”话落,一只蛇蚓驮着一个人走了过来。这样的场面,第一次见,甚至心惊胆寒,不过,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即刻,思维方式转变,不再害怕眼前的这只庞然大物。

    自己对大唐忠心耿耿,有目共睹,在什么样的严酷情况下,都不会有买主求容的举动。对萧傲天的话语,自然是气愤不已。冷哼一声不把此话当回事,说到:“你就是江湖人称的食人魔王萧傲天?”

    萧傲天点点头没有啃声,心中所想,这家伙不简单,尽然知道我。本想说些客套话,但觉不妥,毕竟,现在是敌对关系。

    “堂堂一代武林中的风云人物,尽做些鸡鸣狗盗之事,与狗活着何异?也是,这样的举动倒是符合你的活法。也罢,不说没用的了,说正事。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萧傲天早已怒气冲天,谁说自己甘愿为他人活着?只因技不如人。算了,如今天下,势者为王,虽是不愿意这样做,那又如何?

    心中坦荡的无怨无悔,却是显得很憋屈。面对郭子仪,很想让他知晓自己的难言之隐。若不是那个魔族公主魔法通天,我萧傲天岂是低人一等?罢了,发牢骚有何用,还不是乖乖的听她调遣。

    从他的话能分析出此人,是一个立竿见影,说一不二的主,况且对大唐王朝忠心不二,想让他反水,比登天还难。罢了,不再浪费口舌,来个一了百了。又见李亨憨然大睡,想必,那小子定是得手了。说到:“既然你冥王不灵,就不能怪我手下无情。”话落,灵蚓一回头,毒水喷出,像倾盆大雨撒向了大家。

    见此情况,王秀红大喊,快躲开,有毒。

    可是,这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等别人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想抵抗,都已无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