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蚓喷的毒水面积广大,足有十几步见方,躲开,岂是容易,无奈,几人紧靠在一起,来个有难同当。(书屋 shu05.com)就在毒水撒下接近人体时,一道白光即现,将毒水完全遮去,顺带被化解了,一干二净。

    白光闪出,不用猜疑,白衣郎君也。

    众人似喜上眉稍,又大开眼界。各个都向光出现的地方瞧去,但是,只见光亮不见其影。疑惑,难道是灵剑出鞘?

    白光的出现,代表着郎君哥哥安然无恙,却是不见他的踪影。绿凤疑惑不解更是匪夷所思。怎么可能呀,灵剑不离身的。难不成,隐身,另有目的?也罢,静观其变,郎君哥哥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惊喜。

    毒液被解,大家欢欣鼓舞,气的萧傲天满是愤怒,但是瞧不见什么人这么厉害,尽能化解灵蚓之毒,此毒液可是有腐蚀性功能,不论什么金属,只要碰挨即可腐朽。见到对手安然无恙,更是火冒三丈。

    大喊到:“有种的,给老子滚出来。”

    白衣郎君利用夜明珠之光解了灵蚓之毒,不过,夜明珠也是受了很大的伤害,一时不能幻形。见此情况,可知此毒液有多么的厉害。

    白衣郎君纳闷起来,他是怎么了,大睁两个眼珠子白长了,跟瞎子有什么区别。但看看其余之人的表情就不会这么理解了。看来,定是有缘故。难道,他们都是看不见自己?若是如此,肯定,出了什么症状。罢了,先不研究此事。说到:“萧傲天,老子就在你面前,怎么,眼神不好?”说着,一个箭步冲到萧傲天面前,没有动用武力,而是,狠狠地赏了他一个大嘴巴子,打的萧傲天不知东南西北晕头转向的。

    不但萧傲天看不见白衣郎君,其余人也是一样的结果,都在寻找白衣郎君的下落。见到萧傲天被打的姿势,明白了,白公子是隐身而来,各个大快人心。

    萧傲天勃然大怒骂道:“有本事你现身啊!难道,真是缩头乌龟?”

    白衣郎君没有走远,一直在萧傲天的面前,目的,好好的教训他。果然,萧傲天忍不住以往的德行骂了起来。

    白衣郎君顺手,又一个嘴巴子打了上去说到:“人要有口德,你犯了这条该打。”

    萧傲天被几个嘴巴子打的晕头转向,尝到了挨嘴巴的滋味不再破口叫骂了,似乎老实了好多,因为,他知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酥舞置见师傅被打,但见不到白衣郎君的身影,不管怎么说,其人就在师傅面前,于是,猜疑的一掌急出。

    白衣郎君耳听八方,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敏锐的听力。

    酥舞置的攻击太过简陋,又加攻击目的不明,白衣郎君微微后退一下,算是躲过了攻击,然后一掌打出对准了击来的掌心。击来的掌力在自己看来劲道不足,太过柔软,瞬间,酥舞置被推下了灵蚓。

    萧傲天急忙出手,要拉回酥舞置,但酥舞置被击的速度极快无能为力。

    就在酥舞置掉落的时刻,他的灵蚓头一摆,很顺利的将酥舞置接回,然后一甩,上了前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