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样严峻的消息,犹如噩耗。白衣郎君十分震惊,很疑惑,不会吧!我的朋友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头号人物,怎么可能被人歇菜?好了,别危言耸听了,搞得我心恐慌不安。又一想,不对,他俩神通广大,又是修道之人,怎么可能信口开河?此时,越想问题,越觉事态严峻,本心脏不太疼痛,这下倒好,心口更是疼痛,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刺着,肿胀难受。有此,才慢慢想起,自己被人偷袭了,攻击的受伤点就是心脏,恍然醒悟。急忙要起,解救大家,但是,事与愿违。说到:“两位前辈,我的心脏好难受啊!况且,我无法动弹,怎救大家啊。”

    刘青山风趣的说到:“别急,没事的,死不了。想当初,被人四分五裂,还不是原封照旧的还原了身体的每个部位?这点伤痛算什么呀?快起来。”

    他老婆憨厚的又说:“你体内有剑南花液,任何的外来伤害都不会伤到你。若不是我们唤你,你也不会在我们的梦里,最多是昏迷一刻即醒。对了,教你一招,助你拔出心口的毒液。”

    “多谢前辈。”白衣郎君迫不及待的说。

    “提气丹田,气喻全身,攻其心口之邪气,从双掌心将之呼出,方可万事大吉。”

    “这是什么功夫啊?好深奥。”

    “这是我练功时用来除障身体内的一些不利因素,此而没有什么名字总称。不过,适合你祛除身体内的邪气。”

    白衣郎君奥了一声,原来如此。

    “这套功法不但能解疲劳,还能除去体内的毒素。虽没有命名,不过,我已习惯的称他为生息大法。”

    “生息大法?嗯,好名字。谢谢前辈,我即刻试试。”话落用功,但心口更加的疼痛。说:“前辈,我的心口疼的受不了了。”

    如此情况,可能是功力不够。刘青山说,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有了刘青山的出手相助,很快,体内的毒素被移除。微微的睁开了双眼,流在外面的鲜血顺其自然的还原了。意识恢复,头脑清醒。见到萧傲天一伙的大打出手,联想到无己老人一伙危在旦夕。有此,轻轻松松的站立身体后,第一意念便是解救众人,帮他们挡去危险。意念比任何时候都强,灵剑自由发挥,把雁形变剑法发挥的淋漓致尽。瞬间,什么绿魔大法功,什么形刀手神功,等等的恶毒功夫,扫眼间,被毁的一干二净。

    白衣郎君恢复的过程,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太诡异太匪夷所思了。

    这是什么功法啊?

    公孙雯目瞪口呆,想不出个一二三,总之,非常生气。没想到,这小子会有重生之本领,是自己低估了。

    白衣郎君的出手,解决了大家危难的局面,更是把独孤剑一伙人的恶毒攻击击的粉碎。

    绿凤拍手叫好说,郎君哥哥你真棒。

    众人联手已将王秀红脱险,但依然睁不开眼睛,看来,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