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红的内伤已被众人解除,依然无法睁眼,不省人事。

    白衣郎君担心的说到:“华前辈,毒圣前辈的伤势如何?没有生命之忧吧。”

    华玲玉点点头说到:“魔族公主的魔法厉害,五脏六腑都已震荡,出血不止。刚才,大家用了真气将她的几处经脉原封,才止住了出血,相信,过一会儿就好了。”

    这样的情况,算是个好消息。白衣郎君转身说到:“魔族公主,你罪恶滔天,终会有报应的。如现在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还会有机会求的大家的谅解,如若不然,还是要执迷不悟,定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魔族公主对白衣郎君的言语十分反感,什么永世不得超生?都是骗人的鬼话。自己已有千年余,照样是魔族公主的头衔,谁敢不认?说到:“别在说那些没用的了,听的都烦。我一枝花活这么大,就没有生亡一论。灰飞烟灭,不得超生一说,对我完全没关系。倒是你们,该是想想,怎么个死法才是。”

    独孤剑一伙人听的得意洋洋,大快人心,各个又是那么的得意忘形。

    白衣郎君无所谓的说到:“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

    “将死之人,果然是大言不惭。”酥舞置利用高度,施展功夫攻向白衣郎君。

    若是之前,酥舞置定能将白衣郎君对付,而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得刮目相看,功夫不日而论了。这一点,酥舞置很清楚,算是有自知之明。但在这时刻不得不出手,即使是败手也是光荣的。

    白衣郎君看出他的内心深处,搞不明白,自不量力。好,既然不知好歹,我就成人之美满足你的心愿。

    于是一掌推出,准准的打向了高高在上的酥舞置。

    这一掌,若中,定会让酥舞置不死也惨,因为,白衣郎君瞬间,想到了大哥张生,出掌之时功力过大了,这是情绪所致而不是他的本意。

    此掌迅速,就凭酥舞置的眼神岂能看清,待识得时为时已晚。幸好,有人推出了一掌替酥舞置解了危。

    “师傅?”酥舞置转身瞧去,看看是谁给自己解围,没想到是师傅。“师傅,您什么时候来的?”

    扎西灵没有理会酥舞置,因为,没有时间。对白衣郎君说道:“你就是一心致我徒儿死地的白衣郎君?”

    此话从何说起啊?莫名其妙。再着,此人是谁啊?

    见他衣装打扮,一眼便知是西域喇嘛,他是何人,来此作甚?还无缘无故的说这无须有的话语。

    想想,定是被人利用了。

    说道:“你是谁啊?说此话无根无据,可得负责任啊。”

    “我是谁你不要管,但见你伤我徒儿,就是我的敌人。看来,公孙姑娘说的不错,你就是一只害群之马,不除不快。”话落,双臂一伸,两张铜锣滚刀在双手心飞速转动,狠狠地攻击白衣郎君。

    这样的兵器还是头一次见有些好奇。不过,见它的外表,可以确定,它就是双锣刺。此兵器四边刀刃,还时而有飞刀利器飞出,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