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观察了好久,不见寨子里面有人,更不要说有孩子的影子了。(书^屋*小}说+网)再看红白鬼使和鬼魅魍魉的战斗分明失利,若不解决了白衣郎君一伙人,想得到童男童女门都没有,于是,隐身偷袭白衣郎君。

    但是,她再是怎么样的隐身,也不能隐瞒住珼雅明锐的眼睛。就在公孙雯接近白衣郎君五步距离出招时,珼雅迅速的出招阻止了,一掌打了出去,侧面速击。目标是头颅下点,颈部侧位,若中招,脖颈粉碎。

    公孙雯无奈,收了手,猛地往下赴冲躲过致命一击,接着一个七百二十度大旋转,然后现身火球后面,双掌齐出,助力红白鬼使。瞬间,火球猛然间的往前滚开,就像空中掉物无可阻挡。

    公孙雯之举,珼雅见得清楚,急忙出手,否则,钱寨子毁亦。

    珼雅出手,法力增加,致使火球速停。

    此刻,红白鬼使真正佩服起面前这伙凡人来。虽是听有兰花仙子助威,他们的力量也不可小觑,不然,就凭自己的力量也会轻而易举,甚至易如反掌。怪不得,黑猫鬼使会是那副狼狈样。

    对方的力量不可估量,看来,今日取得胜利难亦。

    又见火球再一次堵截,更进一步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虽不是步步皆退,也是竭尽全力的应对,稍有差吃,满盘皆输。因此,用上了吃奶的劲,决不能输。

    若是如此耗着,是不是不利于战局?甚至适得其反?珼雅有此想说,白公子,劲用一处,争取一举击败他们。

    白衣郎君也想,可是,谈何容易。

    绿凤说到:“郎君哥哥,老手法。”

    老手法?白衣郎君很快明白了说到:“他们人多势众,就我一人之力恐怕难以招架。”

    珼雅知道绿凤所说的老手法,无非就是启用乾坤吸功。动用此功,要有足够的内力,何况对手都是法力超群者,要是助他内力,打败他们轻而易举。即使不能吸取他们的力量,也会让他们有所忌惮。说,我祝你一臂之力。

    有了珼雅的鼓励,信心更足。念动口诀,手法熟练。本发出的力量即刻变为收,顿时,火球被吸住了。

    红白鬼使鬼魅魍魉顿感内力不由自主的往外输出,丝毫控制不住,但无能为力克制。

    这样的感觉,公孙雯有过一次,但一直没能将它分析清楚,于是速速收手,也要他们收手,可是他们叫着身不由己。

    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脱离?公孙雯一时没有办法,瞬间,眼珠子一转,一计上心头,那就是围魏救赵。离开原有的位置绕到珼雅身后,出其不意的一掌击出。

    公孙雯的一举一动,珼雅盯的仔细,她的突袭目的明确,但又不得不防。

    有了珼雅的法力脱开,红白鬼使,鬼魅魍魉顺势脱离并收了功,逃之夭夭了。

    公孙雯见目的已达到,冷哼一声说不跟你玩了。然后消失在云雾中。

    亜厼岂可放过这等机会嚷嚷的要追,珼雅说穷寇莫追。

    白衣郎君觉得也是,趁胜追击,根本行不通。目前,保住钱寨子是首要任务。

    没了动静,葵悦翔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左右展望,确定没了危险说到:“各位的本领神通广大,总算安全了。”

    随着葵悦翔的出现,大家接二连三的都来了,欢呼声震天,夸赞声不断,一片欢腾。

    此刻,挨打了的那位妇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精神面貌很好,像是原谅了大家说到:“年纪轻轻就是本领超群不简单呐,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容貌,似芙蓉出水又如少俊英才,真的很羡慕呀。”奥了一声“对了,妇人姓柳名花花,谢过大家的救命之恩。”说着话,深深地鞠了一躬。

    绿凤忙扶住栁花花说,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呢?快起来。

    栁花花又道:“要不是你们,我已是孤魂野鬼一个,谢谢你们是应该的。走,到我家去,喝口热茶去。”

    她的邀请,众人无法拒绝,准备过去,但被葵悦翔阻止说到:“你家就不去了,另着远,何况你又是一人,我看,还是我家方便。”

    葵悦翔的话,让栁花花很忌惮,只好委屈的退到一边了。

    白衣郎君很同情栁花花,很想去她家坐坐,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因为,魔族公主一伙无功而返,定会让鬼王大发脾气,料定,待会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