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兵器,只是传说,是武林最为厉害的利器,伤人与无形之中。不想,今日得见果不其然,得好好领教一番,方知其厉害之处。

    见它刺来,依然不慌不忙,原因是了解了它本身之功能。一幅泰然自若之样,等待它的攻击。

    果然,攻击只是样子,忽停,旋止空中,一阵子飞针瞬间从铜锣中央闪出,整齐有素的迎面而来。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没有什么能难住自己的。

    灵剑随着意念,自成一体的转动,形成了风筝叶,一道墙壁就此形成,将飞来的飞针全部打落在地。然后,借势攻击,不给它反击之时。

    自己的这套功法,独步武林,至今无人能破,没想到,中原尽有这样的人才存在,不由,从心底里佩服起来。但现在,他是自己的敌人,怎么能有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结交好友,更是想都不能想的想法。

    扎西灵暗暗吃惊,对白衣郎君另眼相看。看来,遇上对手了。“小子,行啊。没想到中原还有你这样的高手,幸会幸会。说实话,你这样的对手还是让我敬畏的,若不是你是我徒儿的仇家,相信,你我定会成为朋友的。”

    此人之言,含意有趣,只可惜,见面便是对手,看来,他定是被人蛊惑,不然,不会出语不诇。白衣郎君回应说到:“或许吧。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白衣郎君,敢问大师尊姓大名。”

    扎西灵还未开口,付一卓接言说到:“兄弟,不必对他客气,他现在可是我们的冤家对头。对了,差些忘了,这喇嘛叫扎西灵,是西域灵光殿的大喇嘛。”

    灵光殿扎西灵?

    听义父讲过,关于西域灵光殿之事。相传灵光殿有一宝,能将眼前的一幕化为乌有,如是真实,今日得注意了。不过,有灵剑在,不应该担忧。说到:“大师,你今日来此,定是被人蛊惑,才有现在的冲动。不错,我是与你徒儿有些恩怨。你也看到了,你徒儿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今日更是散失理智助纣为虐。多次给予机会不知醒悟,更是冥王不灵,无奈之下,只得痛下杀手。你若来迟一步,相信,定会为他收尸了。不过,来了也好,好好劝服一番,省的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扎西灵已被公孙雯似乎洗了脑,白衣郎君说什么都是听不进,说到:“少在这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我们师徒关系。我徒儿丛是万般不是,也轮不着你来教训。既然你已大开杀界,就是我扎西灵的敌人。”话落,手中化然出现一个红色圆球,还闪闪发光。猛地扔向了白衣郎君。

    这又是什么东东呀?

    白衣郎君琢磨着。瞬间,想起义父的话,知道他是什么了,原来,是流星球。对,就是这东西,能让人瞬间模糊意识,不由自主,从而,受人操控。那么,怎么样才能有效的防御呢?

    关于防御问题,义父没有提起过,得好好研究了。不过,有灵剑在,相信,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