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大的流星球被扔出,顿时变大了几倍,顺带喷洒一种药剂,霎时,空间变得鲜红色,迅速的蔓延开来。(书=-屋*0小-}说-+网)看来,是毒雾。若吸入鼻腔,无疑,被它迷惑。这样的情况,说明,这东西不像传言那么厉害,充其量就是喷洒迷药的武器罢了。即如此,就有对付他的办法了。说到:“大家蒙上嘴巴闭气,万不可吸这东西,有毒。”话落,撕下身上的一块布,把嘴蒙了起来。然后,意念控制着灵剑,找寻流星球,目的,是将这东西彻底销毁。可是,此东西飘忽不定,忽有忽无如流星,虽是有迹象,但灵剑无法固定它的位置。难道,灵剑也受到了攻击?

    白衣郎君顿感这东西的厉害之处,是自己小觑了对方。

    轻敌总是要吃亏的,果不其然,红色迷雾已经将自己统统包围了。即使是闭气,迷雾一样的侵吞每一个人。

    脑袋顿感晕乎乎的,不由自主的摇晃了几下后,又恢复了正常,如此,再是厉害也不过如此。白衣郎君很自信。

    很想说出实情,让他大失所望,又觉不妥。因为,此东西隐蔽性很强,且又速度极快,此而隐乎无法攻击到。何不将计就计,来个瞒天过海,待他麻痹大意,给他个措手不及,如此,消灭它就在眼前。于是照大家的样子放弃了抵抗,一幅呆痴相,听天由命。

    扎西灵见到目的已达到,得意洋洋的说到:“这就是嘴硬的代价。”

    酥舞置拍手叫好,说师傅功力强大无所不能。

    独孤剑见此情况,也是一个劲儿的点赞,夸语不断。在内心,已经开始了防御戒心。白衣郎君是什么人,尽然能让他降服,看来,此流星球的传言实至名归,不虚。如此,自己霸业武林的梦想又多了一个对手。

    义泉嘴上说的倒是好听,但在内心,千方百计的要将流星球据为己有,如此,霸得武林不是梦想。

    公孙雯在一边看着好戏,若是扎西灵不敌姓白的,自己再出手,与他来个联手,相信,定能收拾了他们,没想到,此东西这么厉害,完全让自己出乎意料之外。既然如此,该是斩尽杀绝的时候了。说到:“大喇嘛,将他们一个不留,以免后患无穷。”

    对对对,这群绊脚石坚决不可留。

    义泉一伙人叫嚷着。

    唯有独孤剑似乎犹豫,因为,他不想看着绿凤就这样被杀害。说,公主殿下,可否将绿凤那丫头交于我处置?

    公孙雯知道他两的关系,毕竟父女情深。不过,已经决裂了感情又何必执意?让独孤剑放弃,不要感情用事妇人之仁。

    独孤剑觉得言之有理,也是,成大事者,哪个不是心狠手辣,哪一代开国皇帝,不是踩着万骨骷成就的。想此,再没有多言。默认了公孙雯的旨意。不过,他是清苦秃驴的女儿,应该有她亲自杀了清苦,方有意思。说道:“扎西灵大师,快施法,让这丫头杀了清苦秃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