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啊,脑袋怎么这么疼。(书=-屋*0小-}说-+网)

    白衣郎君讲了事实经过,大家恍然醒悟。四处寻找萧傲天的下落,果然,不见了踪影。太好了,化解了危机。

    白衣郎君关心王秀红的病情,无己老人说没什么大碍,只需休息时日便可恢复元气。

    天渐渐的亮起,东方红了起来,微风也随着太阳的升起刮了起来。树叶微微翻滚,草儿轻轻地点头。。。。。。

    此次劫难,完全是安禄山一手策划,若不是白公子本事过人,今日难逃魔杖。李亨恨恨的说到:“该是决战的时候了。”

    郭子仪知道,此时决战为时尚早,但看安贼如此的明目张胆,定是夜长梦多,应该提早应对才是。复议道:“太子殿下说的是,我这就布置去。”

    按目前的处境推算,时机不成熟,不利于急于反攻,否则,困难重重,以卵击石。太子殿下的决策,莫不是混了头脑?难道,就连郭将军也是不知此厉害关系?答案当然是不会。也许,是因为安贼如此做,太过欺人太甚的缘故吧!不管怎么说,得把厉害关系讲清楚,不然,冲动会失去应有的决断,从而一步步走向失败,最终,全军覆没。说到:“太子殿下切莫激动,越是在当下这种情况,越是要冷静。此时大动干戈,天时地利都不对,所以,困难重重,因此,我的建议是,应该先做好防范措施才是重要的。”

    白公子做事一向成稳,所以,把个事处理的井然有序。但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应尽快除掉安禄山才是首要任务。李亨干脆的说到:“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敌人不给我们机会呀!”

    白衣郎君安慰李亨说到:“邪不胜正。这不,再是厉害的贼人,也被我们打的屁滚尿流不是吗。”越说越自信。

    见到白衣郎君胸有成竹的脸色后,李亨算是看到了曙光。也是,邪不胜正,不然,今日劫难,怎能度过?借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清苦大师一直默默关心绿凤的安危,见到她没事,一度安心了。有心问候几句,又觉不妥。叹口气,不由而然的想起了未雨荷。若雨荷在,就能把事情说个一清二楚。不过,自己的思路不会出错的。

    此刻,王秀红咳嗽了几声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又挣扎着站了起来,看来,精神不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观察大家的情况,见是无事,算是放心了。发现白衣郎君安然无恙时,眼睛湿润了,但在内心却是高兴的无法言语,呆呆地用慈母般的眼神看着白衣郎君。

    王秀红的醒来,也给白衣郎君减去了一份担忧。

    张巡随郭子仪去了营帐,回来见礼李亨与大家后说到:“各位,贼人已走,大将军命我修复营帐已好,特来请大家回营。”

    众人折腾了一夜算是累了,但各个精神备至没有困倦之意,不管怎么说,借休息时间,部署一下,也好行路。

    大帐内,气氛正常。

    有惊无险的结局,都靠白衣郎君一人之力,因此,大家都是夸语不断喋喋无休。

    绿凤见谢婉茹一时半会都没有出现,说明一定有事,说到:“郎君哥哥,你与谢姑娘在一起,她人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