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提及谢婉茹与自己在一起,而自己一无所知,那么,她定是知晓原委。(书=-屋*0小-}说-+网)要绿凤说说当时的情况。了解实情后,白衣郎君思绪万千,有条不紊的把关每一个细节。

    若是魔族公主出现,谢婉茹定是舍命相救,此而,遭遇了不测,就这样的解释,才能说的通。

    如此分析,大家都认可。不过,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弊端。

    华玲玉着急谢婉茹的安危,打断了众人的思想,说到:“不知谢姑娘现在的处境如何啊?”

    夏深巡也是心神不宁,但在此时没有一丝失态。坦然自若的说到:“茹儿吉人有天相,相信,她会安然无恙的。我担心的,倒不是她的安危,而是,怕被人利用。”

    众人想之此问题,觉得深奥,一时无厘头,因此,他之意不懂,都想听听白衣郎君的看法。

    此分析,意喻甚远,内涵深刻。就凭谢婉茹的功力怎能抵挡魔族公主?大师之意说的明白,一定是有什么缘故让谢婉茹心甘情愿的与之屈服。那么,这个缘故,一定是谢婉茹想达到的目的,不然,就凭谢婉茹的性格,怎会轻易信人。想此说到:“大师推测极致,将事情推入了高峰。以我的推敲,谢姑娘一定是被什么条件所吸引了,不然,就凭她的性格,怎会猴心不定?”

    是什么缘故呀!能让谢姑娘轻而易举的改变态度?绿凤结合自己观察谢婉茹的行动后几乎明白了,定是因为郎君哥哥。但是,郎君哥哥并无离开她,她怎么会不见了踪影?越想越是诡异。思绪万千,结合李亨提出的隐身,恍然醒悟。定是,魔族公主幻化冒充了郎君哥哥,将谢婉茹的识线瞒天过海,为了让事情逼真,施法隐身术,将郎君哥哥隐去,由此,谢婉茹不得不信假象,迷迷糊糊的跟随假的郎君哥哥走了。对,就是如此。大胆的推演,但是无法说出,因为,毕竟是推演。说到:“一定是受得了蛊惑。”

    白衣郎君的假设与绿凤的构想大致相同,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被认可的。思索一时说到:“敌人既然想利用谢婉茹,定是与我们有关,所以近日,大家要小心翼翼了。”

    众人猜不出,魔族公主利用谢婉茹的真实目的,一个个只有扪心自问。

    谢婉茹跟随着白衣郎君来到了一间草房,里面干干净净,还有一张床。床边有桌子,桌面上摆放有茶杯和茶壶。

    桌子旁边坐着一人,一看就是白衣郎君。咦,白大哥的动作怎么这么快呀,瞬间就在那了。但有些疑惑,上前一步要验证,看了面相,不错,就是日思夜想的白大哥。可他如木头,一点不像白大哥的行举。说到:“白大哥,你是怎么了,一语不发?我是你的婉茹妹妹呀。”

    白衣郎君好似被唤醒,神情呆呆地一度转换变得聪明伶俐,微笑的说到:“婉茹妹妹啊,坐吧。”

    白衣郎君的态度,给谢婉茹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又不知问题出在哪,担心的说到:“白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啊,莫不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