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说没事,然后倒了一杯水给了谢婉茹说,一路奔波,必是劳累,喝口水,压压疲劳,有益健康。谢姑娘,请。

    白大哥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变得不认识了,油腔滑调的,就像另一人似的。风趣的说到:“白大哥,喝了一场酒,倒是让你变得提升了说话水准,看来,得多多让你饮酒才是。”说着话,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已凉,但温度适宜,入口刚好。感觉茶味很浓,不过,恰到好处。因此,口味刚好。恩了一声说到:“谢谢白大哥,这茶味的确可口宜人。”

    “好喝就多喝几口。对了,我们出来多时,该是回去的时候了。”白衣郎君心急如焚的表情。

    谢婉茹对白大哥的举动有疑虑,还没有屁股坐热,怎说已有多时?瞧,这是什么地儿还没搞清楚,就急着回去,也太不合常理了。说到:“白大哥,有什么着急的。对了,这是什么地儿?”

    白衣郎君像竹筒倒豆子般直来直去的说,好无一丝语腔。“这是我的一个秘密住屋,所以,不便透漏。请谅解。婉茹妹妹,我们启程吧。”

    一路来此,与白大哥谈笑风生,说是时间悠长一点不对头,该说的还没说,还没有说够呢。白大哥这样的急切,或许是因为大家的安危吧!也好,就随白大哥。说,白大哥心系众人安危,我谢婉茹怎么不支持呢?

    那好,我们走。

    在出门的时候,一道黑气悄然的从谢婉茹的脑袋顶冒了出来,又绕了整个身躯,算是完全占据了整个人。顿时,谢婉茹变得意识不清起来,浑浑噩噩的,完全被人控制了起来。

    白衣郎君说什么就是什么。

    到了营帐不远处,白衣郎君对谢婉茹吩咐了任务后退在了远处,等待谢婉茹的好消息。

    此时,大家都聚在大帐内商议,如何营救谢婉茹,不想,自己回来了。这样的结果,让大家惊喜。

    绿凤对谢婉茹,从不把个人之事参杂,快步迎了上去,见她安然无恙,便是放心了说到:“你上哪里去了,让人好担心。”

    谢婉茹此时的情绪很正常,因为,自己已经得到了白衣郎君的亲睐,故而对绿凤的问候关心就不觉得烦人了。说到:“我心情有些郁闷,出去走了走。怎么了?”

    “没怎么。”绿凤摇摇手,疑惑的问:“你不知昨夜有人袭击我们?”

    谢婉茹迷迷糊糊,完全不知绿凤在说什么,只知道和白大哥一夜未眠,就此刻,还是半醒半睡的症状。摇摇头说,我去的地儿老远了。

    绿凤再无语,好在她没事,不然,真如夏前辈之言,被人利用了,那时,才是麻烦。“来了就好,快,坐坐,歇歇。”

    谢婉茹谢绝了绿凤的好意没坐,而是寻找她的目标。见到无己老人说到:“无己老人大师,我在山下见到了青松。”

    青松?他不是在武夷山上嘛怎么会来此。疑惑的说到:“你没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