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青松到此,无己老人惊喜,他来此,定是寻找为师的。但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也太巧了吧?不过,天下事就是这么巧,让你无话可说。

    谢婉茹一本正经的回答说,真的,我没说谎。

    他在哪?

    就在山下树林里。

    此地离此,足有千步,而且此树林诡异,经常出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人防不胜防。就这样去了,恐怕危险重重。张巡想了一下,以防万一的说到:“谢姑娘一人至此,倒是胆大,就没有发现什么胆寒之事?”

    谢婉茹反应迟钝,但还是回答了问题说,那是一片茂盛的树林,因此,空气已被它无情的渲染,到处浓郁着树叶的味道,让人好生喜欢。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那逗留了一夜的缘故。今晨,得见一潇洒小哥,手持长剑,向我打探他师傅的下落。起先,我不知他意图,害怕是安贼的阴谋,之后,觉得不妥,所以前来告知大师。

    这样的解释,合情合理,更让人无话可说,信任再度升级,此而,无一丝猜疑了。无己老人决定去一趟,以免徒儿在此打转,误中安贼之手。起身见礼李亨郭子仪与大家后说到:“各位,徒儿至此必是要事,我觉得有必要唤回他。因此,暂时告别一下,还望海涵。”

    李亨点头应允,示意一路小心。

    付一卓又说:“安贼人多势众,到处都有眼线,爪牙,所以,行事小心,不可大意呀。”

    无己老人让付一卓安心说到,“那地儿离此不远,丛是有危险,也不会有大碍的,你就放心吧。”

    白衣郎君不放心无己老人的安危说到:“大师,我陪你去吧。”

    此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呀,但是,就是找不见是谁在说话。谢婉茹急切的扫寻了一遍,愣是没发现说话之人。瞬间,又恢复了原态。因为,别人说话了。

    无己老人摇摇手说到:“不用,你的好意心领了,你还是与大家商议,制定出一个完美的攻击计划吧。你放心,我会安然无恙的。”

    白衣郎君再没说什么,因为,这消息是谢婉茹传送来的,所以,没有理由起疑。

    他们的离开,张巡的心里一直是个节,但是,谢婉茹是自家人,没有理由耍手段。想此,不再疑虑了。

    谢婉茹与无己老人走后,都对谢婉茹的行踪有些怀疑,但夏深巡打包票的说,没事。因此,众人再无疑问。

    跟随谢婉茹到了一片树林的边缘,此处的枝叶的确旺盛,还来不及夸赞一番,就听树林中央传来打杀声。

    无己老人一度紧张,不顾危险,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树林。

    声音的来源更加清晰,可是,就是找寻不到它的位置,仿佛随着他的脚步不断的移动。

    纳闷之时,一个人影从树林枝头越过,速度极快,根本视不清来者,但看那身影,依稀熟识,不错,识得,他就是青松的影子。

    这是怎么了,为师就在此,为什么不停步?

    还在找寻原因,一道黑气已将他团团围困,霎时,失去了自主意识,就听一道声音说,还不回去叫付一卓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