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得到命令后义无反顾的奔向了营帐,找来付一卓解决问题。但走到半路,又得到了命令,让他止步,谢婉茹前去合适。顿时,无己老人痴呆了起来,无条件的执行命令,没一丝反驳之意。

    谢婉茹本很着急的样子,可到了营帐,变得无事人一般,情绪变得温和,可没问候大家,而是直奔付一卓说到:“无己老人要你前去。”

    付一卓一愣,莫是有危险?说到:“发生什么事了?”

    谢婉茹安慰付一卓说到:“并无大事,只是前去一绪。”

    原来是这样啊,好啊,有礼说,各位,失礼了,我去去就回。话落走了。

    这是什么事呀,神神秘秘的。夏深训唠叨起来。

    华玲玉玩笑的说到:“你孙女,你倒是问问呀。”

    夏深训对刚才谢婉茹的举动表示好奇,这是怎么了呀,从未有过这样的举措。不过,了解这丫头,便放下了戒心说,这丫头一向乖巧,不会出什么事的。

    就是这样的情况,也没让在场的每一人引起注意,或许,都是出自信任吧!

    一路行走,不见无己老人的踪影,这让付一卓忐忑不安起来,不过,有谢婉茹在应该没什么事。高高兴兴的恢复了原来的本质唱呵起来。

    到了树林边,还不见无己老人的踪影说到:“丫头,他不会是在树林中吧?”

    “是的,树林中央有一蜗居之点,可供长谈一绪。大师,走吧。”谢婉茹顺口应声。

    付一卓毫无戒心的大摇大摆的进了树林,岂不知,危险已经来临。

    到了树林中央,果真有一据点,无己老人就坐在那,悠闲地喝着茶水。

    付一卓喊了一声说到:“好悠闲自在啊,来,我也喝上一杯。”话落,坐到了无己老人的身旁,还不等无己老人相让,便是拿起了茶壶自斟自饮。待喝下茶后,味觉告知,有些麻辣辛。这是什么茶啊,这么难喝。

    还没等到答案,已是昏迷了,接着,耳朵边想起了声音,快刺小组欢迎你。

    付一卓迷迷糊糊的,不由自主的应声作答,表示接受。

    他们的离去,时间已久,本就担心无己老人他们的安危,现在又是时间过长,不由得焦虑起来。张巡像热锅上的蚂蚁左右打转不知所措。

    华玲玉看出他的心急之事说到:“若是不放心,张将军可去上一趟。”

    张巡求之不得,但夏深训说不必着急,相信婉茹他们定是平安归来。可张巡对此树林发生过的诡异事件甚是揪心,坚持己见说,此树林密密麻麻,枝叶茂盛,往往有些说不清的事情发生,若是几位大师进了树林,我担心,会很危险。

    李亨说到:“什么样的树林,尽会如此诡异,莫不是妖邪作祟?”

    郭子仪回答说到:“此树林称之寒森林,里面奇形异兽众多,但它们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各个拥有一定的寒毒杀气。前些日子,有兵士奇遇它们,都是被寒气所冷,就是逃过此劫回来,故而也会成了一具冰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