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确认后说到:“这的空气时常的变化,一阵篮一阵紫,莫名的怪异。既然各位都是视而却不见,那么,就是奇怪了。因此我觉,此处空气诡异,并危险重重。我提议,我们应该及早退出,以防万一。”

    大家对眼前的环境丝毫没有一丝恐惧,因为,没有一丝空气让自己受到任何的威胁,故而持怀疑态度。但白衣郎君的为人众所周知,觉得暂时退出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防患于未然,于是大家向来的路退去。但是,待转过身一看,傻眼了,来的路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一丝痕迹可寻,这让每个人惊讶不已,正式的警惕了起来。

    华玲玉心生着急,说到:“白公子,借你双眼快看看,路在何处?”

    白衣郎君瞅了瞅眼前消失的路途,也是一头雾水,摇摇头说到:“大师,我也是两眼黑呀。”

    这样的回答,彻底的浇灭了大家微存的一丝希望,算是死心了,不再有任何的幻想,能找到路的原标。不过,一路坎坷都是绝处逢生,化险为夷,相信,这次也是不例外。

    雷行说到:“白大哥,这次就看你的了。”

    华宇也说,白大哥神通广大,任何的妖魔鬼怪作祟,都是徒劳。白大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白衣郎君思绪一时,没有好的主意,只能是随机应变,知己知彼才可百战不殆。安慰大家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凭我们的实力,谁人能抵?怕只怕,,,,

    这话气势,众人纷纷给力,一时,心中有一丝恐惧感都是消失在九霄云外,各个,静观其变,不变应万变。但白衣郎君最后又说的所怕之事,是什么情况?

    华宇说,白大哥,我们一路至此就没有过不了的坎,有什么事还让白大哥担忧的?

    白衣郎君知道,要是奇形异兽,妖魔鬼怪,自然,奈何不了自己,担忧之事,自然是魔族公主从中做更,不知这次她又搞什么阴谋诡计。但愿这次,与她无瓜葛,否则,事情大了。细细想想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慢慢感觉到,哪地方不大对劲。想了想,明白了。谢婉茹一夜未归,进的营帐便是唤走了无己老人,其后,又是付一卓,此时,不见他们的踪影,定是诡异。开门见山的说,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和常理,谢姑娘的一夜未归,让人费解呀。

    怎么可能。夏深巡极力辩解道,婉茹虽是直来直去,但叫她心怀叵策,打死我都不信。

    白衣郎君深知,夏深巡定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解释说到:“夏前辈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之意是,婉茹被魔族公主利用了,这也是你所担心的啊。”

    这么一说,夏深巡顿时傻眼了,莫非,,,?担心什么就是什么。意识到谢婉茹危险,一时慌了神说到:“你说,该怎么做呀!”

    “前辈不用着急,目前,谢姑娘是安全的,因为,目的未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