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的突然出现,彻底的让白衣郎君应有的分析就此锯断,迷迷糊糊的说,是呀,他们就是困倦了,喝杯水,就清醒了。(书^屋*小}说+网)

    无己老人顺意的嗯了一声,熟手的拿出碗倒了茶水,放下茶壶,扶起子云子,给他灌茶。

    眼睁睁的,看着无己老人给他们灌茶,不由自主的一股力道敲打了一下脑袋,顿时,清醒了。意识到,此茶诡异,万不可饮食。忙起意念,灵剑好似蓄势待发嗖的一声刺向了茶碗,茶碗顿时破碎了,无己老人也是消失了。

    脑袋晃了一下,明白了,原来是幻觉。但大师们不省人事却是千真万确的。

    扶起绿凤,了解一下情况,不料,谢婉茹,付一卓,无己老人,凶恶的攻击而来。

    三人面目狰狞,不把白衣郎君干死誓不罢休。

    白衣郎君手疾眼快躲闪开,纳闷,不会是幻觉吧?

    本不想动手,可是,他们的动作怪异,完全出乎自己的想象,招招要命。此招闻所未闻,更是阴险毒辣,不用雁形变剑法,难以招架。

    灵剑也不负期望,很自然的敏捷的消除了攻击。本想借势一扫而光,但对方也随之消失了。接着,一团蓝火如火球般速度极快的砸向了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的功夫已是登峰造极,再是隐蔽,也不能逃避灵锐的知觉。因此,巧妙地一闪而过。若中招,定是受伤不浅。

    若没有敏锐的判断意识,就会认为这是幻觉,而不顽不顾,但这不是幻觉,真真切切的厮杀。此刻的白衣郎君非常清醒,挥舞着灵剑杀向了火球。

    就要攻到火球时,绿凤等人突然觉醒,各个精神振作,面目狰狞,恐怖的挥舞着手中兵器,一起阻止了白衣郎君的进攻。这样的突然袭击,无疑给自己措手不及,幸好,自己不受约束,随意游走于空间,不然,必是被一分为二。无奈,只好收手退后。但是,自己的罢手不代表对手休战,绿凤一伙得寸进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会累死人的。既然不能对他们动手,只有来文的了。好在,自己有上天入地,出神入化,给对方出其不意的本领,不然,今日不知如何自处。来文的,无非点去他们的要穴,让其不再动弹,但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一个时辰后,会自动解穴。可目前,唯有如此。想此,速度极快,让众人不知自己的行踪绕到了他们的背后不知不觉的点了肩颈穴,使其如僵尸般不再动弹。

    自己的速度,已达巅峰,正常人都是无法扑捉,何况,是一伙被人控制了的神志不清之人。

    哈哈哈,,,可以。

    神秘的声音再起。

    有本事你出现啊,如此下作,不入流啊,我看不起你。白衣郎君鄙视对方。

    不用你看得起。

    话落,树林里的每一个树木都是抖动,且有移动的迹象。

    白衣郎君的第一直觉,难道又是幻觉?

    不,不能这么理解。是幻觉也罢,不是幻觉也罢,总之,都是攻击自己的利器。

    还在思索,头顶的树梢瞬间弯下,密密麻麻的不透一点亮意扑向自己,好在自己耳听八方的能力超强,听的清清楚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