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梢的动作,根本没有一丝声音,就是这样,也不能让白衣郎君身处绝境。(书^屋*小}说+网)

    树梢速度快,但白衣郎君毫不逊色,因为,灵剑已与自己心心相印,懂得如何处理突来的危机。雁形变剑法在无人瞧的清楚的状况下,将压来的树枝一一清除,瞬间开了个口子飞了出去,露于晴空之间。说到:“就这点能耐太差劲了,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本人愿陪。”

    呵呵,好大的口气。

    此声音的语腔现在才听得清楚,不男不女,怪不得有重音,原来它沙哑的音腔是掩盖这个秘密。白衣郎君甚是好想笑,堂堂魔族公主,竟干些偷鸡摸狗之事,真让人不齿。又觉此声音怪异,应该不是魔族公主装扮所为,定是树精。难道,此事与魔族公主无关联?但是疑惑。想此说,怪不得不敢露面,原来,不是个人。

    你说什么?找死。

    分明,这家伙已是恼羞成怒,白衣郎君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洋洋得意,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经激,一激则暴。

    那人声音落,然现身了。黑白各一半色斗笠,身着长袍也是如此,前胸白色后背黑色,身材更是不能确定。手握一根棍子,棍子不是圆滑,而是像竹子一般有节节,指着白衣郎君说,本想挑斗与你看看你的身手,然后共商大计,不承想,你是一个冥王不灵的朽木,故而不可调也。即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别怪我手下无情。

    话落,攻击白衣郎君而来。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敢露面,万事皆可解。白衣郎君再度安慰自己,遇事要沉着冷静,如此,再是凶残的敌人,也能将他拿下。

    来人面目全非,如同一个肉球,只有那黑白长发四面披肩,因此看不到他的脸面,此人不停的原地打转,说话期间,也没有停下来过,因此,难以判断他的性别,不过,根据他的声音分析,应该是一个不男不女之徒。由此,可以确定自己的分析了。

    树精拿着棍子一指,棍子瞬间变粗,如天柱直捣黄龙。白衣郎君哪把此树精放在眼里,纹丝不动,但意念驱使着灵剑,将击来的棍子劈得粉碎,然后借势追击,想将此东西消灭救出大家,但是,事情总是不近人意。

    树精看到自己有危险时,溜之大吉了,就连绿凤一伙也是不见了踪影。

    此刻,白衣郎君真正的焦急了。

    看看四周,什么都没有,这让自己更心急。

    怎么办?

    一点线索没有,如何寻找大家?

    诡异的树林,真是一点不假。

    难不成,此处又是一个人间地狱?

    不会,定是妖邪作祟,即为妖邪作祟,那么,它们的老巢离此不会太远,想想,便是有理可依。

    看看四周的树木,有一颗与众不同。树皮发黄,枝叶倒是茂盛,一看便知,是一颗千年大树。有了分析,觉得铲除了它,此处便是安逸。

    说干就干,灵剑飞衡刺了过去。

    树感觉到了危险便是要逃离,瞬间不见了影子,就连整片树林也不见了影子,顿时光秃秃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