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消失,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山脊上,山风突起,吹得衣服呼呼作响。(书屋 shu05.com)在晚秋的季节里,这样的环境,实话说,很冷。不过,毛头小伙子,火气旺,经得住考验。即使是寒冬腊月,也是单衣裹身毫不畏寒。虽是心事沉沉,也得无意的欣赏一下周围凄惨的环境好行路。

    山脊不高,足有十余米。放眼看去,没有树林存在过的痕迹。

    一马平川看不到头,坑坑洼洼又时而再现。

    有这样的地理环境,让人费解,莫不是,又是幻觉?

    此时,顾不上这些,救人要紧。

    它们的消失,没有一丝痕迹可留,根本无迹可寻,不过,依自己的分析,此树定是此处之物,而且在此生根发了芽,那么,它跑不了。这就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想此,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有了意念,灵剑知道该怎么做了。顺间,在山脊上开了一个口子,深不可测。望了一眼,里面黑漆漆的如无底洞。忙拿出夜明珠说到:“珠儿,看你的了。”

    夜明珠好似刚睡醒伸了个懒腰,明白自己所做,说到:“放心吧主人,我出马,定能找到它的根源。”

    不知走了多久,地下空间变得大了起来,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似绳的东西,一看便知是树根,只是变了模样,看来,找到地方了。还未走几步,树根缠绕了过来,要把白衣郎君用绳索捆绑或搅碎。

    对这样的东西,白衣郎君毫不担心,感觉到这东西已是秋后的蚂蚱,再是攻击强,已没有任何的摧毁能力了,这样的攻击,好不夸张的说,是它拼尽全力最后的挣扎,殊死一博。如此,便可一力消灭。

    灵剑与自己心有灵犀,转了一圈,将树根毁得粉碎。

    此刻,哀声四起,恰似,是一人的痛苦声大叫。

    听声音,是个男的,该是这东西已被攻击到了要害,不然,不会这么痛苦。若再给些颜色,定能将它打回原形。

    刚要出手,声音祈求道:“求求你了,神仙,别再出招了。”

    这样的态度,想知道什么,就会知道什么,好似,毫不费一丝力气。

    “那好,你只要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自然不为难你。”

    “好的,请说。”

    “今日,来这里的人都去哪了?”

    “不知你说的是那波人啊?”

    “听你意思,这里被害的人还不少啊!”

    “也不是这样的。这里走过的人不计其数,遇到事的,寥寥无几,因此,我想确定是什么人才是你关心的。”

    听它话,这里发生过的一举一动都是清楚,好似一个记忆壶,由此,便可知晓无己老人他们在此的情况了。“一个六十多岁跟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他们出什么事了。”

    “两个男的一个女的?”稍想“他们早被人带走了。”

    “你胡说,刚才还在呢。”

    “那只是一个幻觉而已。”

    “即如此,与我一道的人呢?”

    “也被控制带走了。与你对峙的人,都是幻化而成的。至于带去什么地方,我真的一无所知。“”

    “你把话说清楚点,不然,今日我被除你。”

    “我本在此修炼白年,但无一丝法力。一年前,来了一人,长得似神仙好看极了,她说能助我一臂之力,我便依了她,但她的条件是帮她做事。前些日子她来了,要我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