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要我所做之事,我觉太过造孽,便是推辞,没想到,被她打了几掌让我难以吃消,无奈,只好照办。”

    白衣郎君生气的说到:“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典型的助纣为虐。”

    “我知道,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技不如人呀!”

    “对了,你说那人好看似天仙,大致什么模样?”白衣郎君想确定,此人是不是公孙雯的容颜。

    “大眼睛,瓜子脸,樱桃嘴,,,,总之看去很顺眼,没想到,就是这般美艳,是只美女蛇。”

    照他的描述,是雯儿的容姿,那么,就是一枝花了。要是她,大家定会被带去红宵了,或是洛阳。不过,红宵的几率很大,毕竟,此处去红宵路程短。

    “你说的可都是事实?”

    “千真万确,我敢拿性命担保。”

    从言语中分析,此树精并非作恶多端,也是被逼无奈,除之有些可惜。孰能无过?给他一次机会。“你要对你所说的要负责任。”

    树精卑躬屈膝的点点头说,我命悬一线,岂敢谎言,大神放心就是了。

    这样的回答,白衣郎君不得不信。不错,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为此,说了几句对修为极有利的话然后告辞了,直捣红宵。

    营帐里,只有王秀红在,苏醒后,不见他人,急得她来回踱步。

    白衣郎君本去红宵,但挂记毒圣前辈是不是醒来,于是先赶到了营帐。见到王秀红来回走动不停,先是一喜,而后再想她这样的举动,确定,是为大家的事情而忧心。“前辈醒来应该好好休息才是,怎么能这样呢?这样,对伤口恢复极不利。”

    见到白衣郎君回来,便是一件好消息,但见他的脸色极不悦兴,猜想,其他人定是遭遇了不测,不然,怎不见他们面。王秀红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说到:“白公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白衣郎君想圆话解释,这样,毒圣前辈就不那么着急。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出卖了他,天生就不会说慌。还未曾开口,已是愁眉不展起来。只好点点头,答话是。

    果然,毒圣前辈忧虑很多的说,可恶的魔族公主。

    白衣郎君安慰王秀红说,大师莫需担忧,他们不会有危险的。

    王秀红有些安慰便是点点头,此话怎讲?何来这般解释。

    白衣郎君讲述了与树精的经过,王秀红顿时消除了担忧说,可确定他们所处的位置?

    线索有了,但不能确定,不过,就这两处地儿可去。

    王秀红着急起来,我们快去吧。

    白衣郎君从未见过毒圣着急的样子,今日得见,感染了自己,不由自主的相随。

    或许,这就是血缘的缘故。

    无己老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去,面前站着好些人,足有四人,军人装扮,看服饰,是几个当官的,级别不低。正眉开眼笑,得意洋洋,各个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你终于醒了。

    一个级别最高的人说。

    快去通禀公主。

    一人得意忘形的说,有了这些家伙在,不怕李光弼不投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