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当然了,李亨都被我们捉了,哈哈哈,,,,

    捉了李亨,还有其他李姓子孙,现在他就是一个废物,毫无利用价值,除去,省得碍眼。一人说。

    又一人不怎么同附此意见,哎一声说,王将军此言诧异,杀了他,岂不浪费了资源?公主辛辛苦苦的把他们弄来,岂是一杀了之?

    王将军有些不明白,觉得留下对手应该是养虎为患说,徽将军,照你这么说,难不成,留下李亨换城池?

    哎,对了,总算是聪明一回了。

    妈呀,没想到,这李亨,竟是块无价之宝。呵呵呵,,,,瞧我,毫无远见利益。

    看着他们的丑恶嘴脸,无己老人恨不得一掌劈死他们,拼了劲的想挣脱困境,但是无济于事。骂道:“谁敢动太子殿下,定将你们五马分尸大解八块。识相的,快放了太子殿下,饶你们不死。”

    徽将军吆喝两声得意洋洋的说,好怕怕奥。告诉你,老家伙,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都已改朝换代了,懂不懂?古董。而且是一去不复返。话落,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无己老人的脸上。

    顿时,嘴角流出了鲜血不止。

    徽将军一伙开怀大笑,笑脸无己老人这家伙能把自己怎样?

    不错,在当下,无己老人的确不能将他们怎的,但在心里告诉自己,此仇此恨不报誓不罢休。无奈的看看四周,见大家都是被捆绑。跟自己一样,无法逃脱,只能受尽凌辱。好在,他们都没醒。否则,绝不会这么消停。

    此刻,公孙雯接到无己老人醒来的消息后迅速的赶了过来,迫切要知道军事布置。

    对于此事,想知道乃是易如反掌,不过,有了那把灵剑护法,一切的消息将变得弱起来,迷迷糊糊,这给自己无疑是雪上加霜。就算从中得到一些消息,也是模糊不清草草了了的,如此,得不到准确的消息。

    抓了无己老人一伙,自然是一只舌头,想听什么,都能听到。

    见其他人都没醒说,睡得够陈的。不过,有一个就足够了。向无己老人说,说说,你们是如何部署兵力的。

    无己老人摇头不知,面部表情狰狞的看着魔族公主说到:“你不佩。”

    公孙雯已是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语气淡淡的说,你最好与我合作一点,不然,他们会死的好惨。话落,举起右手做了一个向前的动作,示意扶来一人。

    扶起之人,正是李亨,被拉到了公孙雯面前。

    公孙雯做了一个手势,让士兵退去,然而,李亨稳稳当当的站立,丝毫没有倾倒的迹象。

    李亨神识不清,丝毫不知自己纹丝不动,更是不知魔爪已经向他伸去,急坏了无己老人。叫了好几声,李亨根本不知。

    公孙雯得意的说,别费力气了,喊破喉咙没用的。话落,一股黑起直捣李亨的脖子,顿时,李亨的脸色变的铁青。

    公孙雯又说,给你最好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