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无己老人已是泥菩萨,束手无策,若是不说,李亨定会散命,若是说了,大唐江山不保。

    看着李亨奄奄一息,再不妥协,李亨定是休命。说到:“你且住手,容我想想。”

    “想想?什么意思,最好不要耍花招,我警告你。”

    无己老人陷入两难,不过,一计生成。“我本江湖人士,一向对朝廷之事不闻不问,那日,他们商议兵力部署要事,我便在一旁坐听。我不懂这方面的规划,只知道,他们准备要攻打汉中。”

    “汉中?”

    要是汉中,那就太好了,这是自己所分析的结果,正好来个口袋阵关门打狗。

    公孙雯得意忘形的眉开眼笑的一挥手,示意放了李亨。说到:“见你识时务的份上,暂且留有你们一命,待我收拾了他们,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话落,扬长而去。

    攻打汉中,本不是部署兵力上的一条,可谓无中生有,若不是如此,今日,李亨必危险。但想不通,此人如此精明,岂是我几语信服之辈?无己老人由此猜疑。罢了,不去理她,想想如何脱离此处才是要事。看看大家,已被绑束,想逃离,难上加难。

    眼前的安兵,本是走的干干净净,不料想,公孙雯来了个二进宫,老远就说,倒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无己老人还在纳闷,是不是要把我们带走?若是这样,就有机会逃离了。

    公孙雯却说,来人,将李亨带走绑在城门楼上示众。

    士兵三下五除二,把李亨夹起走了。

    这如何是好啊。无己老人着急的高叫,我都告诉你兵力部署了,你还这般,真是卑鄙无耻啊。

    公孙雯说到:“那又怎么样,我本就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你能奈我何?哈哈哈,,,”

    无己老人无奈,只能看着李亨远去的身影,却是无能为力。

    很快,绿凤一伙慢慢的苏醒了过来,一个个精神萎靡毫无力气。

    绿凤还在说梦话:“那茶的味道好怪异啊!太难喝了。”

    华玲玉有点清醒的说到:“那是什么茶啊,我看,就是迷魂药。”

    “为什么这么理解?”绿凤不明白的问。

    “你不觉得此事很可疑吗?瞧瞧你,都被锁上了手镣。”

    这时,绿凤才注意起自己,不但手镣,还有脚镣,死死的将自己控制。惊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啊!

    细细想想经过,都是喝了哪杯茶,才有这样的结果。一时,责怪起自己,贪嘴。

    “你们醒了就好了。”无己老人说“担心死我了。”

    子云子,夏深巡,清苦大师,方丈大师,郭子仪,张巡,各个迷迷糊糊,意识不清,待清醒后,费了好长功夫。

    左右寻找,不见李亨的影子,郭子仪着急了起来说到:“无己老人,太子殿下去哪了?”

    无己老人说了刚才的情况后,大家更是着急,一团火直在心中烧。

    着急有什么用,出不去呀!

    绿凤就要哭起来,郎君哥哥怎么还不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