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的念想,不是一种依赖,而是,一路相随,遇到危机总能逢凶化吉,没想到,郎君哥哥这次不见踪影,真是不习惯,束手无策。

    雷行也有此意只不过说出的时间晚了绿凤。接言说到:“是呀,我们已经离不开白大哥了。”

    华宇说道:“只因敌人太狡猾,太厉害。”话落,看了一周,只见无己老人,却不见付一卓,谢婉茹,又说:“无己老人大师,谢姑娘,付大师,你可知去哪了?”

    无己老人摇摇头说到:“我也不知呀!待我醒来后,就是如此的局面,幸好,大家都安然无恙。只是,太子殿下处境极度危险。”

    郭子仪也是着急,但现在的处境,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无能为力,干着急。

    众人都是唉声叹气。

    李亨被带到了城楼顶,公孙雯左手一挥,黑气顿起,瞬间,李亨醒了过来。见是魔族公主十分气怒,破口大骂,妖孽,我杀了你。

    公孙雯冷哼一声说到:“恐怕没有那一天了。不过,我想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说,你们真正的兵力部署是怎样的?”

    李亨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死活不说,要杀要刮请便。

    这一举动,原本是吓唬一下李亨,因为在公孙雯心里,李亨就是一个胆小如鼠之辈,且无心机之人,没想到,他能说出这般话,难能可贵呀!真让自己刮目相看,于是不再有什么招式可想,命人将李亨挂掉城楼顶,相信,定会有鱼儿上钩的。“你们给我严密监视,有风吹草动的迹象立刻报告。”

    “是”

    谢婉茹醒来后,在一间装饰的很漂亮的房间里。房间不大足有八十平米。里面装饰的非常气势,想想,定是王公贵族有钱人家。不对呀,王公贵族与我何干?应该是有钱人家。这样的解释似乎切合实际,说不定与安贼有着关系。

    你醒了。

    进来一人,端着一碗热汤问候谢婉茹。

    此声音如此熟悉,白大哥来了。

    谢婉茹转身瞧去,不错,就是白大哥,于是迎面而去,说,白大哥,这是你家吗?

    白衣郎君虚伪的说,喜欢吗?

    谢婉茹不加思考的点点头恩了一声说喜欢,太喜欢了。

    喜欢就好,以后我们永不离开这。

    好。

    白衣郎君端起热汤说,快喝了这碗渗汤,补补。瞧你,太虚了,都瘦了。

    这样的关心,谢婉茹感动的无法表达,幸福的毫无顾忌的要喝,待嘴到碗边时,一股腥味让她顿时打消了食觉难以下咽说,这是什么食材做的好难喝。

    白衣郎君安慰说,是南山的山济花,天山的雪莲花,长白山的千年人参,嵩山的万年草莓,每一种食材,都是大补,快喝了它,凉了就不好喝了。

    见是白大哥,不再有戒心,谢婉茹忍着难闻的气味硬是下肚了。

    好喝吗?

    白衣郎君问。

    好喝。没想到白大哥的家这么阔气,好喜欢。

    这就好。我说过,我们永远不会离开这了,喜欢就好。犹豫一下说道:“不过,暂时还得离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