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婉茹见白衣郎君吞吞吐吐,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道:“白大哥,有什么你就说,相信我,我会与你一起承担的。”

    白衣郎君沉思后说到:“本想与你双宿双飞,永不渉事武林的纷争,不想,这样的打算,被一个人完全打乱了。”

    谢婉茹生气的说到:“是什么人,这么的不讲理。走,我们去会会。”

    白衣郎君见谢婉茹上钩了,推诿的解释说到:“我们身单力薄,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呀,尽能与你对抗?”谢婉茹有些不相信。

    “此人你见了会大开眼界的。”

    “嗯?”谢婉茹完全不记得,跟白衣郎君相像之人就是逍遥一郎。

    在甘州,听闻恶霸被除,特意在甘州日等夜等,终于,见到了逍遥一郎,可是,见到之人却是白衣郎君。其实,在谢婉茹的内心里,十分仰慕的人,应该是逍遥一郎。虽是听雷行华宇提起过此事,但自己始终不信,坚定自己的所见所闻,此而,对白衣郎君相当敬爱。暗暗发誓,不嫁白衣郎君这样的英雄人物誓不为人。

    “他与我十分相像,几乎没有区别的,你见了,定会误认是我。”

    谢婉茹明白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说到:“你做个记号,我就不会走眼了。”

    白衣郎君奥一声说到:“聪明。”

    白衣郎君和王秀红先是到了红宵,见戒备森严,定是有情况,为了节省时间,趁其守卫不备,扔了一石子,打晕了一个离门较远的守卫,问后情况,才知无己老人根本不在,便跑向了洛阳。

    一个时辰后赶到了洛阳城前,老远就见李亨被好多人迅速的高高挂起。

    王秀红说到:“白公子,现在怎么办?”

    白衣郎君清楚,此刻天已黄昏,待黑时,搭救李亨定可万无一失。说到:“有此举,说明,大家并无生命危险,若是此时出手,恐打草惊蛇。”

    白公子分析的是,的确在理。王秀红没有再说什么,希望李亨能撑住。

    白衣郎君的出现,公孙雯早已有所察觉,在一个秘密点注视着,她也想动手,来个斩草除根,可是,这小子武艺超强,没有绝对的把握,怎能降服与他?为了万无一失的除去这个祸害,来了个鱼饵诱鱼上钩。这次,不怕他不死。

    天很快就黑了,白衣郎君慢慢的靠近了城门,见周围没有什么异动,感觉时不我待,该是出手了。遂着意念,瞬间到达李亨的身旁,用灵剑割断了绳索,搂起李亨脱离了此地不见了踪影。

    只听身后,兵士喊叫,不好了,李亨被人救走了。

    接着,大批的兵士紧追不舍。但是,怎么会追赶上瞬间不见影子的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到了一个隐蔽处,将李亨放下后说到:“太子殿下,我们安全了。”

    李亨头发蓬乱,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待白衣郎君不备时,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猛的扎进了白衣郎君的心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