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扎进心口里,顿时,血液循环不畅,胸口堵气闷涨,相当难受。

    此刻,才知中了奸计。原来,李亨是假扮的,真是大意了。

    那人呲牙咧嘴的笑着,笑的相当难看,几乎五官尽失。嘴里嘟囔着,嘲笑着,没想到吧?哈哈哈,,,

    白衣郎君憋着气,即是难受,打发一个人还是有时间的。一掌拍向了那人的脑袋,瞬时,那人化作一股黑气不见了。

    原来,此人是魔兵幻化。

    随着此人的消失,匕首不是不翼而飞,而是深深地刺在心苞里无法祛除。

    白衣郎君用尽了自身的力量,就是无法撼动它的存在。瞬间,昏死了过去。

    醒醒,醒醒,,,,,

    熟悉的声音又喊叫着。

    白衣郎君睁开眼,见是刘青山夫妇说到:“你们怎么又来了?”此话,不是说,不愿见他们,而是,每次见他们,必是一次劫难,所以,没有一丝恶意的质问。

    白衣郎君的心情,刘青山夫妇自然理解。刘青山说到:“我们是来给你加油的。”

    “是呀,白公子你可不能倒下,否则,天下大乱。”刘青山妻提醒的说。“有什么大不了的,起来,你是打不死的。”

    白衣郎君有些纳闷说到:“前辈不要笑我了,人怎么可能不死?别逗了,不要寻我开心了。”

    刘青山娘子一本正经的说到:“别忘了,你是六界之中唯一食过剑南花之精锐的凡

    人,自然,处处逢凶化吉。致是匕首深插心窝,也无可奈何与你,因此,我们相信你,定能战胜与它。”

    是呀,我们观察你很久了,相信,你会克服一切困难的。

    听完话,白衣郎君清醒了过来,拼命的挣脱着气郁的感觉,忽的想起,刘青山夫妇曾经给自己传授了的一招绝招,便是照猫画虎起来,虽然不是那么熟练,但是,套路还是依记。用尽全力,逼向心苞。有之前车之鉴,自然,心领神会。果然,效果极佳,达到了可喜的地步,将那把无形的而有着相当威力的匕首之气逼了出来。顿时,浑身上下,舒服多了。

    此次任务失败,怪自己粗心大意了,再想救大家,难上加难。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与王秀红汇合再做计较。

    王秀红与白衣郎君的落脚点,是一座破烂的土庙,里面供着刘备,关公,张飞。四周的环境相当杂乱,蜘蛛网铺天盖地,几乎无法下脚。好在,门背后有只破扫把,完全能打扫卫生。

    选择此处落脚,为的是掩人耳目。

    白衣郎君进的门一脸惆怅,闷闷不乐,让王秀红心生猜疑,莫不是营救李亨失败了?

    白衣郎君说了经过,王秀红着急起来说,伤势可严重?

    白衣郎君摇摇头说,已经不碍及行动了,倒是,营救大家已是千难万险之事了。

    王秀红思索一时说,这么说来,这就是一个圈套。好歹毒的一枝花。那么,下一步该如何打算?

    白衣郎君看了王秀红说道:“我也是无计可施,想听听前辈的高见。”

    王秀红犹豫一下说道:“既然是早有设计,再是好的方案,也会功亏一篑,不如,将计就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