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转过身瞧去,已是不见了所谓逍遥一郎的影子,左看右看一无所获说,大半夜的,婉茹,你是不是看错了?

    谢婉茹坚持己见,绝对不会。白衣郎君只好随着她的所见所闻行事,追了上去。

    而此刻的真正的白衣郎君正愁无处下手,背后却是传来骂声,逍遥一郎,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给我站住。

    此声音如此熟悉,思索一下,是谢婉茹。太好了,正愁无处可寻,这下好了,总算不负有心人。转身便是打个招呼,瞬间,觉得不对呀,她的口吻有问题。难不成,这又是幻觉?不管怎么说,得面对,说不定,事情的扑朔迷离就会从此刻一一得解。说到:“谢姑娘,你让人真难找。”

    话落,谢婉茹已是到了自己面前,不分青红皂白便是破口大骂:“好不要脸的逍遥一郎,白大哥已对你一忍再忍,你却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好个无耻啊,今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白大哥甚是好欺。”于是,蛮不讲理的大打出手。

    白衣郎君好个莫名其妙,招谁惹谁了?不知原由的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细细想想,理解,毕竟,她神志不清,定是有着误会。还不等解释,谢婉茹已是施展拳脚迎面而来。而且,招招狠毒,招招毙命。

    就谢婉茹的功夫,在白衣郎君这样的顶级高手的眼里,可以说成是三脚猫的功夫,不足为奇。一边防御一边说,谢姑娘,你醒醒啊。

    醒你个大头鬼。一拳冲着白衣郎君的眼睛而来。

    看来,此人已是被牢牢抑制了魂魄,呼叫,唤醒她,绝对不可能,否则,觉不可能不听自己的说词。要想结束这样的局面,只能先将她控制。一味地躲避只能让她多一份自残的手段罢了,如此,渔翁得利之人笑的更欢。

    防御了几招,终于找到了一招致胜的招式,刚要动手,假的白衣郎君随即赶来,制止了真的白衣郎君的企图说到:“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得皮肉之苦。”

    见到此人,白衣郎君确定,此人定是逍遥一郎,无疑,又被一枝花利用了。但是,有了刚才魔兵假扮李亨害自己的事件,变的不自信起来。由此骂到:“哪来的畜牲,识相的,快放了谢姑娘,不然,我发誓,一定杀了你。”

    好可怕呀!别忘了,你在我们的地旁。

    你们的地盘又如何?照闯不误。实话说,闯的就是你们的地盘,你能把我咋的?白衣郎君风趣的开起玩笑来。

    白衣郎君知道,今日,要想达到目的,就离不开此人,或许,还能间接的救出谢姑娘。既然他在此恭候,说明,他们早知自己的计划。看来,这招将计就计,完全对头。不过,等待自己的难度,将是相当高。

    少贫嘴,看招。

    假的白衣郎君挥着剑刺了过来。

    这招式,对于白衣郎君来说,看的相当清晰,只要自己稍微一瞥身,脚都不用挪,完全可轻轻松松的避开此招。接着,一掌定会袭击对方。可是,如此一招,定会要了他的命,那么,他要是逍遥一郎那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