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出现,你的到来,无疑是他们的救星。

    白衣郎君更不解,自己就是一个力所能及的行者罢了,救苦于危难之中,是个热血男儿应有的行下仗义之举,没想到,会有这么壮举的宏伟结局,不由得感叹起来。

    我之行为,可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呀,都是力所能及的。而帮他们伸张正义,恐怕是无能为力吧?

    白衣郎君疑惑的问。

    别不自信,瞧,它们已经在那边侯着你呢!

    什么也看不到呀?

    你到那阴暗处,自然见的。

    白衣郎君奥了一声走了过去,在一个没有阳光普照的角落停步后,瞬间,数不清的魂魄一拥而来。

    男女老少,无不痛苦。各个争先恐后的要道出冤屈,吵得自己的耳朵无法听清。安慰大家说,别吵,一个一个来,我会帮你们。你先说。指着一个面相七旬的男子。

    我本小村之人,因儿子拒不参军,他们便把我们一家十五口全关进了这里,不给吃喝,还每天挨打,最终,熬不过折磨,大大小小全都过来了。

    这么残忍的事情,除了安贼兵士,不会有别人。

    为什么不去找判官?

    去了,判官说,这场浩劫,冤魂众多,一时无法安排,还需等待机会。可是,眼瞅着快两年了,还是那句话,继续等待。

    是呀,这场动荡,不知多少无辜生命散去,阴间自然是鬼满为患,可想而知,安排脱胎换骨定是难事。就这样的局面,我又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我们都知道,你是为正义而生,救助我们应该不成问题。

    他们这样认为,自然是有原因的,或许,我能行。

    “我怎么帮你们?”

    老者笑笑说,很简单,只要你打开通往地域的门就好了。

    地域之门?

    对。

    你们不是见过判官了吗?怎么还要我打开地域之门?

    是呀,是见过判官,可是,那不是地域,而是城隍庙。

    白衣郎君明白了,那我如何做?

    只需灵剑破开那道墙。

    顺着老者所指的墙,正是死牢的围墙,这好办。可是,若是这样做了,岂不打草惊蛇?不行,得另想法子。

    老者说,少侠放心,我们会帮你搞定他们。

    话落,无数的冤魂变得厉害起来,鬼脸四扑,张牙舞爪,将把守死牢的兵士们吓得不轻,昏死过去了。

    白衣郎君心中叫好,抓紧了机会,一跃而起,挥动灵剑后,顿时,排山倒海般一声巨响,那道墙冒了一股黑气后浑然倒塌。

    奇怪,是什么样的墙啊!

    莫不是有魔法?

    这样的情况,白衣郎君意识到,有问题,还不等出口拦阻,

    那些鬼魂不管三七二十一,撞破头的争先恐后的逃离着。不料,一股黑气形成的大泥人,嘴如斗笠般侵吞着鬼魂,瞬间,那个泥人消失了,接着,哈哈大笑声笑的好个痛快,好像是正中他的下怀,得意洋洋。又传来声音,怎么样,没想到吧!哈哈哈,,,,

    此声音相当熟悉,无疑,是自己这辈子都要听到的声音。可惜,她的音质变了,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声音,温馨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