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如此熟悉,无疑,是梦中思念的雯儿的,抬头却是不见人影,才明白,这是一枝花模仿雯儿的声音,让自己有错觉。没想到,她会来这招,不愧魔族公主。猛然间醒悟说到:“不错,真的没想到。那又怎么样呢,我还是找到了我的同伴。”

    哈哈哈哈,,,,真是迂腐,找到又能如何?还不是在我手心捏着。所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这个理吧。没想到的是,你这个情种还有临场分析这点本事,这倒是让我一惊。好了,不跟你废话了,让你瞧瞧你的朋友们的下场吧。

    话落,公孙雯伸直胳膊,手心里一股黑气冒起,离头顶之上一尺处,出现了一张画面,映出无己老人一伙被困的场景。他们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但是,那种永不屈服的精神不散,各个奋力的挣扎着。

    见到他们被打的遍体鳞伤,白衣郎君的心中无比的气怒,指责公孙雯叫骂:“快放了他们,不然,跟你没完。”

    公孙雯啧啧嘴巴子直响,得意洋洋,又摆弄一下自己的身姿,双手摸摸头发,好似一番打扮后吆了一声说道:“听听,听听,求人还这么理直气壮。不过,理解。本以为你是一个天资聪明之人,没想到,也是个憨腐之辈。”

    白衣郎君明白她的意思,拿大师们的性命相要挟,让自己速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好让她的野心急速达到。她要的这样的结果,自然是行不通,不能成全她,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如此。如果自己的消失,能换来大师们的平安也是值得的,问题是,一枝花一向阴险狡诈,从不守信用,自己的消失,怎么能保证大师们安然无恙?可是,即使她不守信义,今日,自己必须这么做,别无选择。

    “如果我的死,能让大家平安无事,可以,可是,你又怎么保证他们的安全呢?”

    “你是不信我?”

    “还用问吗?”

    “你放心,只要你死,我立刻放了他们,因为,他们对我毫无威胁之力。”

    这样的解释,算是一个理由,但是,一枝花视人命如草贱,她真能做到像她说的那样吗?或许,我的死去,能让她放下杀戮也为可。说道:“你要遵守你的承诺。”

    放心吧,杀了他们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就安心的去吧!说不定,那边便是极乐世界。

    白衣郎君想的事情很多,但都是一些不成熟的问题,便是放下了说道:“最好,你我不要在阴间相会。”

    话落,挥动灵剑,直插心口位置。

    就要动手,忽然,夜明珠钻了出来说道:“主人,我找到他们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没有听错吧!

    真的,他们就在死牢里。

    夜明珠附在白衣郎君的耳朵边说。

    怎么可能?他们已被一枝花控制着,苦不堪言。

    那只是一种幻术,来迷惑你。

    那那道墙又是怎么一回事?塌了还不把大家全碰伤。

    无碍,那道墙本就不是什么墙,而是用法力设了一道结界,让鬼魂们不能通往地域。

    白衣郎君明白了,又是一种幻术,一枝花,你可真牛,差些又被你耍了。虽是知晓了她的阴谋诡计,但不能就此道破,否则,大家的安危真没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