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白衣郎君停手,公孙雯疑虑起来,莫不是这小子怕死反悔了?如此,不给些压力,他是下不了决心的。于是,面目狰狞的一挥手,大师们就像被万蚁噬心极其难忍。说到:“看到了吧?看来,我是高估你了,你就是一个怕死鬼。既然不舍得,那就服诚与我,这样,一举两得。”

    白衣郎君疑惑起来,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的一切,难以判断是真是假。不自信的问夜明珠,你所说的可都属实?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

    放心吧!

    有了这样的回答,算是吃了定心丸,底气十足的说道:“我不是怕死,而是,我太信不过你了。就你以往的所作所为,怎么能让我放心?”

    公孙雯很生气,这样的回答让她很吃惊,难道,自己真的让人很讨厌吗?即使这样,自己也没有错。为了个人利益,何错之有?必须这么做。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最后一次问你,你死不死?”

    公孙雯这样的反应,无疑,透露着一种信息,就是担心某种秘密让人知晓。如此分析,白衣郎君肯定了夜明珠的话语。说道:“你这样一个无耻之人,竟干些鸡鸣狗盗不齿的事,试问,我岂会轻易上当?”

    听话听音,公孙雯明白了,原来,他识破了自己的计谋,猛地一挥手,画面消失了。冷哼一声说道:“可以呀,不过,就算你拆穿我的计谋那又如何?他们依然在我手心。把他们给我带上来。”

    少时后,无己老人一伙被魔兵魔将押解了上来。

    公孙雯又说,这下你该没有怀疑了吧?

    这次是真的,没有一丝参假,看来,她早就布置好了。白衣郎君问夜明珠,珠儿,你是怎么搞的呀?

    夜明珠着急的说,我没有本事将他们带出来,里面设了结界。

    这事不能怪夜明珠,是自己没有本事才对,说,好了,这事不能怪你。又对公孙雯说,只要你放了他们,我立刻实现对你的承诺。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话落,一挥胳膊,一把魔兵手中的剑直指无己老人的心口。“要不要,我演示一遍给你看?”

    看起来,别无选择。说道:“你记得你所说的。”话落,挥动灵剑对准了心口就要刺下。

    “且慢。”

    随着声音的出现,安禄山走了过来,见到白衣郎君的行举甚是有些可惜,这样的人才,若是给自马首是瞻,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一枝花的实力日益壮大,根本无人与她抗衡,正愁此事何解,不承想,机会来了。有了此人,就可以抑制一枝花了。

    听到安禄山的声音,一枝花很意外,他怎么来了?不论怎么说,今日决不能放过这小子,否则,养虎为患。一枝花见礼安禄山后说道:“皇上的意思的是?”

    “军师啊,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可不可行?”

    “奥,皇上请讲。”

    “此人已被控制,想来也没有退路了,我想,要是他听命与朕,岂不是好事?”

    这样的想法,真是天方夜谭,根本行不通。就白衣郎君这种人的性格,怎么能屈服?说道:“皇上,这恐怕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