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召之心路人皆知。

    一枝花思量着安禄山的用心,绝不能让他得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了这小子的做帮手,的确,是个危险的对手,得想法,坚决不能让他逃过此劫。

    “皇上,这小子万不可留,否则,养虎为患。”

    她这么的阻拦,说明,此人定能与她抗衡,如此,放心亦。

    安禄山衡量着白衣郎君与一枝花的实力,是多么的一件经典的事。既能克制一枝花,又能收服一员虎将,岂不美哉!

    “哎,今非昔比,公主多虑了。他大势已去,有何能耐?我相信,他会识时务的。对吗?小子。”

    他俩的对话,是争锋相对的,细细思量,不难理解,他们各怀鬼胎。即如此,何不将计就计,救出大家。

    “不错,我是一个利益当头之人,在利益面前从不犹豫。你若放了我的朋友,我会考虑你的问题的。”

    “听听,听听,他是一个多么懂事理的年轻人。军师,别有顾虑了。”对于白衣郎君的要求,安禄山怎么能没有防范,放了他们,绝对不可能,不过,暂时的取下手镣脚镣以安他心是可以的。又对一枝花说到:“军师你看,是不是将他们解除刑拘,一起喝几杯?”

    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真的束难从命。可是,他是燕国的皇帝,这点面子又不得不给。啊与奉承的说到:“既然皇上这么友好与他们,本宫自然是遵从。”话落,一挥手,示意魔兵放开无己老人一伙。

    其实,就无己老人一人清醒,其他人已被一枝花施了法术晕晕乎乎的不知东南西北。待解了手镣脚镣后,便是不由自主的倒地一边了。

    白衣郎君想扶起大家,但是身不由己。不过,应该没有大碍。

    无己老人抚摸子云子后,气息畅通,内力浑厚,应该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压,此刻放心了。

    看向白衣郎君,脸色气色不错,示意很好。

    这样,白衣郎君再无担忧了。那么,接下来,怎么样做才能将他们一一救出?

    此时,假的白衣郎君和谢婉茹带着王秀红赶来过来,见是逍遥一郎,谢婉茹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挥剑而上,嘴里念叨,我说怎么不见了你人影,原来你在这。拿命来。

    白衣郎君没有管谢婉茹的攻击,而是关注毒圣前辈的安危,看来,她是被攻击到了,不然,不会昏迷不醒。很想上前将毒圣前辈扶起,然谢婉茹却是不依不饶。对冲来的谢婉茹叫到:“你们把毒圣前辈怎么了?”

    “挡我者死。”

    白衣郎君明白了,定是他们所伤,一怒之下,一掌劈了过去,很想给她两个耳瓜子让她清醒,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可是,错不在她,于是,一掌很轻松的就能打到谢婉茹,半路收了手,将她的剑顺势夺了下来,然后,一把将谢婉茹推置了好远,足有二十余步。

    假的白衣郎君扶住谢婉茹后,大怒,我跟你拼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