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端起面前的酒杯高举说道:“皇上,今日我借花向佛,我先干为尽。”话落,一口蒙了。

    安禄山再是有诸多怀疑,在此刻,万不能表现出来,相反,要特别的器重白衣郎君,如此,才能有效的完成自己的一限完美的计划。端起酒杯豪气的说,朕今日高兴,来,不醉不归。

    这样的态度,让白衣郎君彻底的放松了警惕,心无杂念的倒了一杯酒说到:“谢谢皇上。”

    他们一唱一和,好不把自己当回事,真是岂有此理,即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想此,端起酒杯,阳奉阴为的说到:“皇上,恭喜了,恭喜皇上收的一员虎将。难得今日高兴,咱们畅快痛饮,不醉不归。”话落,一口喝下了酒。

    安禄山见一枝花这样的态度,心感欣慰,若是她一心一意辅佐于朕该多好啊!高兴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军师,我的感谢你啊,不然,朕不会得此一员虎将啊!说着话,端起酒杯又说,过多的话就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希望军师明白。

    此话,顺耳,听着让人舒服些,积怨顿时消了一大半。公孙雯满意的举起杯,说到:“一枝花自离开古墓寻得我皇时,已经决定了与我皇共商大计,我所做的,应该的。我皇这话,似乎有些见外了。”

    安禄山哈哈大笑后,道出一个好字,来,干。

    他们这样的态度,外表珠联璧合,内心存在着诸多疑惑,琢磨了他们的心思后,知道该怎么行事了。白衣郎君拿起筷子尽情的品尝着面前的小菜。

    此时,有人来报,萧傲天一伙人已在宫外侯着,等待召见。

    这些人的到来,安禄山,公孙雯不以为然,因为是他们的计划的一部分。

    而对白衣郎君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分明,是来看守自己的。如此,逃出魔掌,怎会容易?

    罢了,走一步是一步,总会有办法的。

    萧傲天一伙十几个,算是,他们一窝倾巢出动了。

    萧傲天,酥舞置和他师傅扎西灵,独孤剑和他的几个属下,义泉和刘一刀,还有鹿会空。

    这些人各个贼眉鼠眼,各怀鬼胎。

    见到安禄山倒是很积极的跪拜。

    安禄山让他们坐,并说辛苦了。

    这些人没有注意到白衣郎君的存在,先是恭贺一枝花和安禄山完美的剿灭了无己老人一伙,但见到白衣郎君稳坐台前,甚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啊?都是疑问。

    萧傲天说道:“皇上,你不是下旨将他们一律处死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安禄山说道:“事有瞬息万变嘛,有这样的结果,大家应该不奇怪吧!”

    这样一问,问的萧傲天等人不再多问。他们知道,定是白衣郎君这家伙胆小怕死投诚了。接着,又是一阵子的恭贺话语。

    其实,在他们心里,都觉得白衣郎君,不会真心实意的效忠皇上,可是,扪心自问,又有谁会心甘情愿的效忠燕皇。如果没有魔族公主一枝花在,就是八抬大轿也不会卑躬屈膝与安禄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