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为什么要屈服于人?

    也好,既然他愿意与燕皇为伍,岂不好事一件。正愁没有办法对付他,这下好了,从此不再担忧再有人命令自己铲灭与他。

    这样的思维,只有心无大志者所有,对于深谋远虑的独孤剑而言,他的态度坚决,怎么都不会相信,白衣郎君会投城,定是有着不得已之事而为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对于此人,得万倍小心,否则,放虎归山。有心当面拆穿他的面具,可是燕皇未必信服。将他纳入麾下,不知是一枝花的主意还是燕皇的主意?有此疑问,独孤剑不得不压下此事,以免挑起不高兴,扫了欢和悦色的局面。

    扎西灵看了一周,没有发现李亨说到:“燕皇,听说大唐太子李亨已被捉拿,我想见上他一面,不知可否?”

    李亨?没有见到他呀!转头望向一枝花说到:“公主殿下,你可见于李亨?”

    李亨此人非常重要,要是交与燕皇,定会立刻斩首,这样,就变得一文不值了,如此,决不能交于他。

    “回皇上,本宫未曾见于此人。”

    安禄山顿时疑惑起来,若没有李亨在他们当中,他人怎会提及。说到:“谁要把李亨找出来,朕重重有赏。扎西灵,你说此话,想必你见过李亨,说说,你若是见到了李亨在场,你该如何处理?”

    “若是李亨在其中,我毫不犹豫的将其捉拿交有皇上处置,因此,李氏江山该更名了。”

    这样的回答,安禄山是多么的喜欢,可惜,李亨没有被自己捉拿。但始终疑问,为什么他会提起李亨?细想,他定是在执行此次任务中见到了李亨,那么,李亨定会被捉拿,可是,为什么不见此人?莫不是被一枝花藏起来了?如此,她又会有什么样的计谋?罢了,总之此人对自己并无兴趣,就让她好好利用吧。不过,但凡让自己找到他,定将他扒皮抽筋,碎尸万段,以报杀子之仇。

    安禄山的表情,让每个人都是猜疑,不过,不难猜透他的心思,一定是想起了死去的大公子。

    由此,众人再不议论这问题。

    不想让这么活跃的气氛消失,然而,尽是不如人意,还是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这样的局面,正和自己的意,总算言归正传了。独孤剑得意的说到:皇上,不必生气,只要是抓到与李亨有关的人,都可以认定为贼胆,不除不快,甚至养虎为患。”

    他的意思明朗清楚,是个人都会理解,可是,谁又能理解自己的苦楚?

    收了失子之痛的表情说到:“我不管你们以前的恩恩怨怨,从现在起,就如一家人和睦相处。独孤宫主,你可做到?”

    独孤剑再是一万个理由不愿意,但面前是一代君王,怎能力拼自己的道理?如此,岂不自寻死路找无趣。说到:“皇上的教诲本人铭记于心,日后,定竭尽全力帮助与他,为大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