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后,方知着了一枝花的道了,要不是灵剑解围,不知今日怎度此劫?

    在内心里,非常感激刘青山夫妇。

    谢婉茹和逍遥一郎没有被邀请参加安禄山的酒宴,在一间离皇宫较远的房屋里呆着。

    对于今天的事,谢婉茹愤愤不平,为什么不让自己杀了那个挨千刀的,省的坏了白大哥的名声。

    而逍遥一郎认为,这样的结果,皇帝必有打算。

    就这样不了了之的结果,谢婉茹怎能甘心说,既然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总之,不除这个害人不浅的东西,心里堵得慌,就算隐姓埋名的一生也不得安稳。

    逍遥一郎觉得也是,若是不能将此人除去,就会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两人情投意合,奔来了皇宫,躲过了守卫,查找白衣郎君的落脚点。

    由于粗心疏忽,被巡逻小队发现,什么人?

    谢婉茹担心事大要走,备逍遥一郎阻止说,不必惊慌。虽不知什么原因,但出于十分信任白衣郎君便不在询问理由,一时显得在此处理所应当心安理得。

    此而没有逃走,等候巡逻小队的人过来。

    守卫们各个手握兵刃,警惕性的说,你们是什么人?活的不耐烦了?敢擅闯皇宫。

    逍遥一郎从胸口掏出一个腰牌说,看仔细了。

    守卫们大睁眼睛看了逍遥一郎手中的腰牌后,各个毕恭毕敬的有礼说,原来你们是军师的人,误会误会。

    话后就走,被逍遥一郎阻止说,向你们打听一下,今日进宫的那些人都在什么殿住?

    一个高瘦如柴的家伙说,他们都受了重伤,在医馆救治呢。

    有了此消息,逍遥一郎谢婉茹挥剑,直奔而去。

    这样的消息,是多么的宝贵,正愁无法对付,这下好了,他的同伴各个重伤,这是天赐良机啊!只要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相信,他不死也由不得他。

    就在白衣郎君快接近医馆时,两个影子快速的冲进了医馆。虽然没有太清楚两人的模样,不过,逍遥一郎的外饰衣装与自己基本相符,想想,定是他与谢婉茹。

    奇怪,他们来此何意啊?

    白衣郎君不得其解,匪夷所思。

    经过深思,即刻明白了,莫不是,他们又采取一枝花那样的手段?

    想此,心中着急,糟糕,若如此,真不知何解。

    急速的奔了过去,阻止逍遥一郎谢婉茹行动。

    医馆里面除了无己老人一伙,还有些伤残兵士。逍遥一郎扫了周围环境,一眼望去,无己老人一伙,都在里面的病床上。由此,施展轻功径直而去。

    逍遥一郎的跃起时候,也是白衣郎君进门的时候,他的跃起,不难看出他的目的,但想拦阻却很难,于是,灵剑而去,定能让他的阴谋破产无功而返。

    就在逍遥一郎行动时,灵剑忽相,直刺自己,由此,不得不收手返回以求安全。

    见逍遥一郎有危险,谢婉茹心悬与喉咙,大叫小心。

    有此灵剑袭击,谢婉茹即刻意识到,来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