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头一看,正是要找的逍遥一郎,大骂,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话落,挥剑就是一劈。

    白衣郎君注意着灵剑攻击逍遥一郎,是不是达到了阻止他的目的,一方面,也在留意谢婉茹的动向,毕竟,他俩被魔法抑制,真正的自主意识完全散失。

    果然,防范于未然,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几句古话讲的一点不假,道理深刻。

    谢婉茹的攻击,对自己毫无杀伤力,便是很顺便的一闪,身子一晃向后,就能躲去攻击,可是,想的太简单了,谢婉茹的一剑,劈的好有力,招式顺其自然的跟着白衣郎君的变化多端而变化着,致使白衣郎君躲闪不急,若不是急中生智向上一跃到了空中,恐怕难逃此劫。

    不管怎么说,躲过了致命的攻击,算是万事大吉。

    接下来,便是攻击谢婉茹了,不然,她会得寸进尺没完没了。

    还在借助空中优势,取个很轻松的胜利结果,没想到,谢婉茹也是轻飘飘的升空,手中那把利剑不知什么招式发挥的淋漓至尽完美无缺,让白衣郎君防不胜防。

    仔细的琢磨后,定是一枝花赋予他们自己的功法与招式,不然,怎么可能让自己难以应对。

    不过好的一点,自己在不高的空中来去自如,谢婉茹的招式再是厉害,也无法对自己产生任何的隐患。

    不过,不能这样的纠缠下去,否则,真的会出事。于是,瞅准了机会,一掌打向谢婉茹的左肩,点了她的穴,让她变的呆若木鸡。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如人愿。谢婉茹的功夫在空中时间久了,便是强有劲的招式得不到一点强有力的发挥,故而,慢慢的,漏洞百出,被白衣郎君抓住了机会,一招治敌克制了她。

    灵剑尊着白衣郎君的心意,只能对逍遥一郎起到阻止用意,如此,逍遥一郎不能接近无己老人一伙。

    这是一把什么剑啊,没想到竟有如此精妙的剑法,让自己首尾难顾。

    了解了剑法的厉害之处,决定不能与它纠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气怒之下,才想到逃走,掉头见到谢婉茹被白衣郎君控制,顿生一惊,叫到,快放开她。话落,向白衣郎君击来。

    他们的功夫,应该不会在空中随意游走,可是当下,他们各个身轻如燕,这是让自己不能想到的意外。

    不过,他们被魔法抑制,想想,这样的情况不难理解。

    见到逍遥一郎而来,灵剑自然是不放过,紧追其后。

    白衣郎君没有阻止灵剑,而是示意,将逍遥一郎擒获。

    就在逍遥一郎挥剑击来,灵剑本能的刺向了他的肩颈穴,让其失去了知觉立刻倒地不再动弹。

    白衣郎君高兴,这下好了,可以将他们一次性的解决了。

    就在动手之际,公孙雯叫道,想的美。

    话出人现,一股黑气直击白衣郎君。

    公孙雯的攻击力度,比较的狠毒,借助旁人之手,始终欠缺火候,感觉到不尽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