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夜不能昧,思索着白衣郎君的存在,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威胁,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活着与皇上联盟,否则,自己的宏伟大业将是梦幻一场。

    翻来覆去,无法闭眼。

    此刻,外面传来了报时打惊响声五声,独孤剑才感觉有困意,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而此刻,义泉已是睡醒,第一时间,脑袋里还是装着白衣郎君归顺燕皇的事儿,早已不能按耐住自己的心思,一下奔下床,阔步从自己的房间来到了独孤剑的房间。

    他们在皇家酒楼住,各个单间。

    见独孤剑睡得正香,心中着急,真是心大呀!。迫不及待的推了几把独孤剑,将他摇醒说,火烧眉毛了,还能睡得着?

    这样的情况,算是人生的第一次,没想到,睡不醒的滋味如此难受。本出招,但听声音熟悉,便是放弃了此想,眼睛紧闭懒得睁开说,天亮还早,不好好休息,打搅我作甚?

    “你还有心睡得着啊?再不阻止就没机会了。”

    独孤剑明白他的意思,着急有何用。“我与你的心思自然是一样的,可是,着急没用的,怎么阻止?难不成与燕皇翻脸?”

    “可是,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

    “严重了。”话落,起身坐立说到:“昨夜,我想了好久,此时动手,只能说弊大于利,所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需从长计议。”

    “可是,这小子本就厉害,此时不动手,岂不养虎为患?”义泉担心的说。

    “我们要见风使舵,不能盲目行动,否则,会吃大亏的。”

    此话听的出,意喻深刻,难道,与这小子为伍,是燕皇的主意?细细想想,也是啊,燕皇对那小子十分依重,看来,有要事相托似的,一时搞不懂。

    想到这些,义泉不再着急,而是细细琢磨起燕皇的用意来。

    琢磨了一时,终于有了理头说,留这小子,难道,是为了一枝花?

    “聪明。”

    独孤剑笑笑说,现在,你可以安稳了吧?

    本以为,那小子是怀有异心的,这么看来多想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现在处于失势状态,与燕皇为伍定是出自某种目的,如不理不睬视而不见,岂不养虎为患?如此,真是坐以待毙了。

    “独孤宫主,你教我如何安心啊?”

    独孤剑岂不知此理,但事实如此,岂是一人之力而改变乾坤。

    “还需忍耐几日,观察局势后再做计较为宜。”

    义泉明白此话之意,无非是想知道一枝花是如何盘算的,然后点点头走了。

    还不等义泉出门,一枝花推门而入,一副气呼呼样子,还带来了逍遥一郎和谢婉茹。他们的样子呆木,什么都不知。

    独孤剑问安一枝花后,又问谢婉茹的情况,然后又说逍遥一郎是怎么了?

    一枝花面目狰狞的说了经过,没想到,他与剑心心相惜,力量达到了极致,自己也是法力超强,也不过与他平手而已,若想除掉他,正面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