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如此凶险,不得不解。

    “看到了吧!这可是真实的画面。”义泉更是得意洋洋。

    怎么办?

    太子殿下极度危险,看来,不走这一步是不行了。

    叹气之余,突然间想到之前遇到的幻境,一种感觉总是告诉自己不可信。有此,疑惑了起来。

    “怎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愿相信?我劝你,别抱有侥幸心理,否则,你会成为害死李亨的第一凶手。”

    这都是哪跟哪的歪理啊?毫无逻辑可寻。不过,细细琢磨,也是,算有这么一说吧。但是,单凭这一副画面,怎么能左右自己坚定的判断呢?再着,他们越是催促,说明事有蹊跷。

    “少在这虚张声势,我问你,一枝花在哪?为何不出来见我?不见她,说明你们所说的都是谎言。因此,我要你们和我一起去见她。”

    “笑话,你还能左右我们。

    ?”

    义泉对此话的理解没有深想故而有误,不懂其中的意思。而独孤剑则是小心警慎,听话听音,其中的含意在脑海里回荡着,而这种信号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而且极度危险,他要攻击自己了。不过,若是计划顺利,这小子再是有天大的本事,无疑,难逃一死。

    “别急,一枝花待会到。”

    白衣郎君不愿再相信他们所说的,定是有阴谋。那么,什么阴谋值得他们这样做?想了想,一定离不开无己老人一伙。看来,他们又要故计重施。如此,这样的行动,便是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想此,打算立刻回去。

    还没有走动的意识,独孤剑贼眉鼠眼看的清楚,将白衣郎君的行动分析的透彻。说到:“别呀,好戏就要上演了,你走了,就没有意义了。”

    听此话,是一种不好的消息,难不成,一枝花得手了?

    还在疑虑,义泉指着画面说到:“姓白的,你瞧。”

    这一说,白衣郎君心中一惊,不敢面对。但是,不论什么样的结果都得面对。

    慢慢的抬起头,见到无己老人一伙,都被带到了城门跟前与李亨并排。意思是,李亨第一个下去,接着,一字类推。

    怎么办?

    白衣郎君再一次的问自己,一点法子都没有。

    “难道,你准备视而不见吗?”义泉扯着喉咙叫着。

    白衣郎君思索着,再度,那种不愿相信的感觉又一次袭来,难道,这真是幻觉?

    若是分析错误,大家定会因自己的错误分析而结束性命,哪样,真是一个千古罪人。可是,脑海中那种强烈的预感越来越旺,难道,这副画真是幻觉?

    该是下决心了,如若不然,真会害了大家。

    于是意念指挥灵剑,攻击独孤剑义泉而去。

    灵剑的威力,众所周知,神仙都得退让三步,何况,区区凡人。

    独孤剑义泉听过关于灵剑之事,本就是胆怯,这下好了,没有魔族公主的法力护着,定是难逃此劫。

    到了现在,计划还是没有得逞,看来,必是跑的份了。

    想此,独孤剑大叫,不走,等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