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本想过上几招,真真切切的想了解一下雁形变剑法的厉害,见独孤剑撒丫子跑了,说明这套剑法有自己所想这么简单,于是心有怕意,也是随之。虽是心有不甘,但保命要紧。

    两人的轻功随心所欲,如大雁在空中翱翔。

    白衣郎君怎么能放弃这等机会,抓获了他们来个将计就计。于是轻身空中,迎风而上。意念挥动灵剑,将他们一起拿获。

    独孤剑义泉,丛是轻功了得,在时间的考验下,也是不能长途奔袭,故而气喘吁吁,无奈之下,落步于地只得休息片刻。

    这样的结果,白衣郎君得意心满。其实,刚开始,抓获他们易如反掌,但是,为了尽快找到李亨的地点,不得不使用灵剑将他们赶得跑。

    临时休息是必然的,毕竟,他们不是神仙。

    就在他们上气不接下气落地休息时,灵剑如一根绳索,迅速的绕着他们的身躯转了几十圈,将他们的外衣撕得成绳,将捆绑的天衣无缝动弹不得。就是这样的束手就擒,他们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听天由命。

    白衣郎君走到他们面前毫不谦虚的说道:“虽然你们无所不能,但还是败在了我手下。”

    独孤剑一副不服气的模样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说这么多废话,省的生气。”

    “别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可不想死。”义泉埋怨独孤剑轻言死,死的多不值。

    他知道,就算自己罪恶滔天,单凭白衣郎君的性格,绝对会杀了自己,所以,说些好话,或许就能躲过这一关。

    而白衣郎君就没有杀他们的意思,留着他们还大有用处。说道:“就算你们一心求死,我也不会就这么便宜的将你们处死,我会一刀一刀的,将你们千刀万剐,这样,才解我心头之恨。”

    义泉极力求饶的说道:“白公子,丛是我罪恶多端,也是一时糊涂啊,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回头是岸,痛改前非的。”

    白衣郎君在心里恨透了义泉,真想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了他,可是,就是这样又能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想该如何将发生的事情让它还原。想此,忍着心中难以比喻的痛苦说道:“那好,给你们一次机会。”

    义泉高兴地卑躬屈膝的说道:“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办到。”

    说这话,心里有打算,只要见到魔族公主,自己就有活命的机会。而他的要求,莫过于去见李亨,而李亨,正是魔族公主看守着,如此,一切顺理成章。可惜了,三人制定的计划一定是泡汤了,要不,魔族公主怎么可能不来红树林。

    义泉心有所想,呆呆的看着白衣郎君,祈求他的要求就是自己所想。

    “只要你们带我见到魔族公主,我会放了你们。”

    义泉高兴地就要三拜九叩,还不等开口,独孤剑阻拦说道:“这怎么能行?想都别想。”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义泉揣摩着。

    其实,独孤剑老谋深算,听话听音,判断出了白衣郎君真正的目的。不是自己不怕死,而是,姓白的,不会处死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