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猜透了白衣郎君的目的,料想,他不会轻易杀死自己,这样,对他一点意义都没有。要是顺着他意,说不定,他会救出李亨的。这样,得不偿失。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手?岂不功败垂成,一败涂地。于是占着他的心理硬着头皮赌一把。

    义泉顾不上猜透独孤剑的意思,不管怎么说,只要离开这,见到一枝花,保命就好,因此急得跳。在独孤剑说出话时,顿时方寸大乱,不知说什么好。

    “你是不是傻啊!”

    独孤剑没有理会义泉,心里在骂,有勇无谋的胆小鬼。

    白衣郎君倒是称赞独孤剑,不愧为老谋深算者,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这种人往往会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得寸进尺。那好,软的不行来硬的,“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于是,灵剑顿时再现,对准了独孤剑。

    义泉见白衣郎君脸色深沉,想来定是生气了,如此,要下死手了。这怎么能行,我可真不想死。已是害怕,求饶说到,白公子,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嘴上的功夫。谁不怕死?我答应你,我们即刻去见李亨。

    白衣郎君真不想收了剑,因为,此人太可恶了。但是,为了战略意义,必须忍着,相信,总有一日,他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那好,我们启程。”

    一枝花来到医馆,见到守卫不由一惊,没想到这里的守卫多了两倍。

    这是什么意思啊?

    一枝花不明白,更是匪夷所思。

    难道,燕皇晓得自己的意图故派人手?已达他们的安全。

    真是一个糊涂蛋,难道,他是真不知养虎为患的道理?

    罢了,不去理会他的心思,今天,必须将他们一网打尽,否则,后患无穷。施法后,一股黑气弥漫空中,将在场的所有人笼罩,各个呆若木鸡,不知东西南北。

    一枝花速度极快的驶进了医馆,准备翁中捉鳖。

    进了医馆才知,里面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何原因?

    一枝花搞不清。

    怪不得,那小子只身前往,原来早有准备。

    不过,这样的情况,一枝花不愿相信,还是坚持己见,仔细寻找一下,别让这小子给蒙了。

    眼前的一幕,白茫茫光景,什么也没有,摸索着往前探走了几步,还是一样的效果,如此,放弃了坚持,掉头不见了人影。

    虽是不死心,但是,自己无法破解,只好遗憾的离开了。

    好的一点,李亨在自己手,不怕他不死。这可是最后的一张王牌了,决不能浪费掉,否则,会败的很惨。

    红树林无心而去,想必,他们会懂得任务失败,相信,他们会应急的。

    还在思索如何对付白衣郎君,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现了,他们反被捉。

    这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这样的结局?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不管怎么说,随机应变吧。

    白衣郎君带着独孤剑义泉,见到一枝花正在李亨身边,再无其它人,这下,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