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一枝花心生怒火,没想到会是如此的结果,是自己大意了,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面目狰狞的对着白衣郎君喊到:“本事真大啊,不愧是上过天庭的人。不过,没有用的。”

    白衣郎君也不客气,说到:“有此结果,都拜你所赐。你快放了太子殿下。”

    一枝花本是心境胆怯,一提到李亨又是信心满载,故而漫不经心的说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放过他可以,还是老规矩。”

    这样的要求,早已料到,不过,好的一点,有本钱约束他。“今非昔比,我手里有你要的人。这样吧,咱们做回生意,只要你放了太子殿下,我立刻放了他们。他们可是你的得利干将,如何?”

    一枝花冷哼一声,毫无怜惜之面孔说到:“他们的生死,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因此,别想拿他们来交换李亨。”说出此话,不是说独孤剑义泉对自己无足轻重,相反,相当重要。但在当下,别无他法,只能抛出他们,才能保证自己的计划一帆风顺。不说这样的话,怎么能让白衣郎君放弃以他们作为筹码要挟自己。

    独孤剑义泉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大怒,没想到,魔就是魔,根本没有一点情意。真毒,一点不假。

    义泉吼到:“一枝花,你太可恶了,过河拆桥,你竟是这样的人。”

    独孤剑也要大喊大叫,但又一想,也许,这不是她的本意,另存目的呢?贬低自己的利用价值,白衣郎君便不会为难自己。想此,独孤剑由衷的佩服起一枝花来。高,真高明。原来,救人的方法千千万。于是哑口无言,沉默不语。一切,都揣摩着一枝花的意思去办,如此,定会万事大吉。

    义泉并不明白其意说,你倒是说话呀!

    独孤剑知道,义泉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给他解释清楚了,岂不,姓白的也知了,于是不理不睬,视而不见,一幅高冷面孔,表现的死有何惧,视死如归。

    义泉的闹腾,正是一枝花所要的,这样,才是逼真。就这一点觉得还是不够,理因再给他们加点料,让他们暴跳如雷,如此,假戏真做,才能把戏演到位。

    “你叫啥?事实如此。要不是念在你像哈巴狗一样效忠与本宫的份上,就你这贪生怕死样,早把你搂了。今日,你落到他手里,是你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所以,你认命吧。”

    义泉还要挣扎,被独孤剑拦阻了说到:“我还以为,魔族公主是一位大仁大义之辈,今日得见,算是领教了。”

    独孤剑的脸色并没有改变什么,分明是说,已领会到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得称赞,老谋深算者。

    他们的一唱一和,各自争斗,说明,已有矛盾产生,这样,利用他们达到交换太子的目的便是泡汤了,相反,李亨危亦!

    一枝花得意的说到:“怎么样,想好了没有?要不,你不用死,让我杀了李亨一了百了。”

    李亨丛关大唐运势,怎能出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