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猜中白衣郎君的目的,要让李亨速死,如此一来,姓白的必死无疑。见白衣郎君没有行动,看来,得来些料,不然,姓白的不当回事。一挥臂,一股黑气顿生,然后,幻回了一把气剑直对李亨说到:“白公子,想好了没有?劝你别再犹豫了。”

    这样的情况,让自己措手不及,丝毫没有一丝考虑余地。

    如何应对?

    除了灵剑能阻止一枝花,但是,一枝花的功力自吸收了那些鬼魂后功力大增,灵剑的威力再是厉害,恐怕也不能及时保护李亨,如果应用不当,相反,起到了反作用。

    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枝花随心所欲,处死李亨吗?

    不行,绝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可是,又有什么法子来阻止这一切发生?想起了夜明珠,但是,夜明珠在保护无己老人一伙。

    白衣郎君万般寻味,找寻解除危机的好法子。

    思前想后,及时出手抑制一枝花,是步错误的做法,唯一解救之法,便是耐心等待时机即可。

    白衣郎君瞅了李亨与高高插起的木刀距离,足有十五步,准备,在李亨掉落的瞬间,灵剑冲出,必能化解危险。

    有了足够的信心,底气十足的说到:“你信不信我先杀了他们。”

    一枝花仰头高笑的说到:“悉听尊便。”

    话落,黑气化作的黑剑一下隔断了绳索,李亨猛地掉了下去。

    白衣郎君早注意了一枝花的行动等待时机,灵剑使去,急速的绕了李亨三圈将其牢固后,在接近木尖时将李亨安然无恙的带到了白衣郎君的面前。

    李亨昏迷不醒,而且被蒙着头,便是起了疑心。有此情况,白衣郎君小心为妙。有了前车之鉴,万般谨慎,用手从后面脱去他那头套,然后转了回来看正面,果然,担心是多余的,他,就是真真切切的李亨太子殿下。忙用手推推他的肩膀,希望他立刻醒来。但是,久久不能醒来,而且没有一丝醒的反应。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被一枝花施的法术所抑制,不能自主意识?

    这样的表现,瞒过了白衣郎君,由此,白衣郎君放松了警惕,就在白衣郎君扶起他的时候,一股黑气突闪,一把匕首刀突现,猛地插向了白衣郎君的胸口。

    不过,有了前面的教训,这样的情况再是突然发生也不会没有察觉,于是,轻易的躲过了刺杀。

    一个转身,猛然的突然袭击变成了提示。

    原来,这都是一个局。此人又是魔兵所幻。

    于是,一掌本能的击向了对方。可是,一股黑气燃后,不见了影子。

    这才知晓,又上当了。

    那么,太子殿下在何处?

    此时,一枝花仰天大笑的说到:“不要再挣扎了,你这些把戏,我太清楚了。”

    如此,他早有准备,看来,是自己太天真了。

    千防万防,还是中了她的道。

    不过,再是自己没用,还是躲过了一截,逢凶化吉。

    “你再是阴谋深沉,又能怎地?还不是拿我没办法。我告诉你,你的阴谋诡计我都了如指掌,所以,別费心机了,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