珼雅了解了大致情况,觉得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天宫到底要发生什么事,如此,才能彻底的改变此天空。这样的计划让人欢心鼓舞,夸赞仙子此举宏伟。

    可是,完成这一宏伟目标,不是一个讨论学,而是实地行动才可。那么,如何才能离开这里上的天宫呢?

    无己老人说,既然能辨识星辰异向,有此线索就能去的天宫。

    有了星辰异向,基本原则是可以,可是,自己的法力在这片天空里,被鬼王施的咒语所控制,有些法力完全不能施展。

    原来如此。

    大家都明白了珼雅的难处。但不管怎么样都得一试,不是吗?

    众人相互鼓励,要珼雅艰难中取得胜利。

    珼雅表示,绝不负众望。然后要白衣郎君绿凤李亨亜厼一起同行上天宫。

    黑猫鬼使接近南天门瞅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因为很平静,于是无功而返,实话实说告诉了鬼王见到的一切。

    鬼王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毕竟,一月初三还有几日呢。对红白鬼使说,该是你们行动了。各带一万鬼兵埋伏在南天门周围,切记,没有我的命令决不擅自行动。

    红白鬼使得令走了,坚决完成任务。

    公孙雯来到魔族老巢,几百年已过,守城将士依旧,纷纷向她行礼问候,以为公主出外回来了。

    魔王听是女儿一枝花归来喜出望外,疑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直到见到一枝花才打消了疑惑。“我还以为你又去投胎转世了,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

    一枝花跪礼拜见父王后,魔王要她坐,说到:“说说,这些年你都做了些啥事?莫不是又让你去改朝换代了?”

    公孙雯说没有,而是利用凡间的酯胞提升自己的法力去了。若不是中途被破坏,孩儿的法力定会比以前好。

    魔王不解,要她说个清楚。听了公孙雯的述说,说,一切都是天意。

    公孙雯不同意此说法说,我要将他们统统杀了,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魔王不以为然的劝说,当下应该放下仇恨,精心提高自己的法力才是重中之重,听我的,不会有错。

    公孙雯依然坚持己见,决不放弃。既然是天意,那就反了它。

    魔王听到公孙雯这样的口气,为之一惊,你说什么?此话可不能乱说呀。你投胎转世一次,莫不是脑子坏了?

    公孙雯胸有成竹又信誓旦旦的说到:“不是空穴来风。父王,眼下就有一个绝妙的机会。”

    魔王半信半疑是什么机会?

    听了公孙雯的解说,也是啊,不错,果真妙也。可是,万一失败,后果不堪设想呀。想想后果,魔王决定决不可轻举妄动,否则,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见父王犹豫不决,想起鬼王说过的话,只要提及一月初三,保你父王定会答应的。

    “父王,一月初三这日,是个什么日子?”

    “一月初三?没有什么呀,很平常的日子。”魔王不思考虑的说。

    “可是鬼王说,此日对天宫意义重大,我问他,他说你也知道的,你会告诉我的。”公孙雯不愿放弃父王对自己的不支持。

    魔王想了想,明白了。每三百年,是玉帝一次法术郁技之日,因此得一个时辰。我想,鬼王说的应该就是这意思吧?

    公孙雯明白了,不过,郁技此词有些不懂要魔王解释。

    所谓郁技,是指几百年来所修炼的法术有个归结,因此,法力更精进。也有此,在这一个时辰内,法力不能发挥,对外来的侵入毫无抵抗,也因此,初三这日,防守格外严谨。

    这么解释,公孙雯明白了,更加的坚信自己的决断,夺得天下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