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是邪祟,定是风耳通眼,不会放过周边丝毫动静,然,为什么没有发现自己?何况我们大白于天下。

    两人奇怪又疑惑起来。

    换一种思维方式,又觉,可能是由于事态紧急,又急匆匆行走的缘故吧?

    两人猜想,但愿如此吧。

    即是有急事,定会到达一个目的地,如此,说不定由此可以脱离此处。

    珼雅说,那片云雾,或许是我们的救命稻草。大家准备好了吗?我们出发。

    施了法术隐了身,尾随而去。

    其他人虽是懵懂,不过,都是支持。

    一阵子后,那团污物减速慢行起来,甚至停滞不前,分析,是不是被它发现了?东张西望,探望了一会并没有发现什么,放下了。少一会功夫,此物又继续前行,速度极快,超出刚才的速度的一倍多。

    即是如此也没有难住珼雅。

    约一柱香的时间,污物突然间停至,接着化成了烟雾四起,又接着,幻化成了四个怪模怪样的黑衣怪人,面目全非但五官齐全,有鼻子有眼,丑的着急。

    亜厼说,这几个家伙在此莫不是有事?

    珼雅说,可能是到目的地了,或者在等待什么。

    他们周围什么都没有,就像刚才的那样的山峰也是淡然不存,认定,这还是在天空而不是在地面。白衣郎君很想知道此处是何地,但是眼前的一幕让自己一头雾水。这可能就是鬼魔天空的原因吧。

    还在思索,那些怪物的面前又来一群怪物,足有十余个,各个面目全非,奇形怪状。

    叽哩咕噜一阵子后,继续前行了。

    他们的交谈似乎没人知道,几乎都是望乎生叹,只有亜厼骂骂咧咧的。众人不解其意,猜测,是不是他晓得他们的交谈?

    珼雅问,看你样子,你是懂得他们在说什么了?

    亜厼毫无谦虚的说,我也不能完全的解释,总之大意是,他们奉魔王命令去遥望台附近的,至于是什么事儿就不清楚了。

    原来是魔族,怪不得呲牙咧嘴的。大家恍然大悟。

    白衣郎君问到:“仙子,遥望台是个什么地方?”

    要说是遥望台,可是个好消息,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因为,找到遥望台,就等于找到了南天门。珼雅高兴的解释说到:

    “遥望台是人间与天宫的对接口,人家的疾苦,快乐的信息,都从这里源源不断的传入天宫,又经各位神仙一一归类,从而无规则的形成了赏罚分明,因果报应这两条链条线产生。这就是遥望台的作用。”

    原来如此。众人欣悦城府,无不赞叹。

    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句谚语果真不虚呀。白衣郎君由衷的感叹。

    听了珼雅的解释,李亨明白了说,若是到了遥望台,离开这鬼地方就是一步之遥了。

    珼雅点点头,事不宜迟,我们出发。

    有了希望,众人喜出望外,信心备至。

    很长时间后,终于到了遥望台,而那些家伙左右分开,没有进的遥望台,而是在遥望台两侧迎了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珼雅不解,莫不是,他们害怕此处?不应该呀,此处可没有神仙驻守。

    不过,给了自己机会。不管他们何目的,趁此机会进入遥望台,然后冲向南天门。

    遥望台只有在大家面前展现出五步台阶,而且还是几道虚线构成。没有房屋的形式,也没有山洞的造型,完全的虚中带实,实则幻影。若不是有仙子认定,它就是遥望台,他人绝不会有此认可。

    观察了遥望台,白衣郎君有很多想法,又觉自己是不是多想了?也许,就是自己想多了。仙子已认定的事何呼猜疑?没事找事。

    对那些魔鬼的做法,似乎看出那些魔鬼的意图了,他们这是埋伏起来了,大有文章呀。看来,危机四伏。说明,敌人早有预谋,而且箭在弦上,已到不得不发的地步了,若是随仙子进去岂不危亦?既然仙子乘虚而入,应该有她独到的见解,默认,也许是个好计策,必须如此。

    仙子的行动就在一瞬间,眨眼间进了遥望台,霎间,一个五颜六色的隧道使大家飘在空中,无助的前进着。

    不知是仙子的法力使其前进,还是进了遥望台后,就是这样的感觉,白衣郎君迷迷糊糊没有一丝力气,任凭身子不由自主的飘荡着,好的一点是,没有任何的危害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