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再三要求鬼王能灭了白衣郎君一伙,可是鬼王觉的不能因此坏了整个部署,让公孙雯稍安勿躁,成大事者应不拘小节。

    公孙雯只有尊重鬼王,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在空中行了一段又一段,但发现不了南天门丝毫的迹象。

    李亨有些不耐烦又着急的说,仙子,我们这样下去可不行呀,要不,找个地儿歇会?待观察一番好行路,不能漫无目的前进呀。说实话,仙子你不嫌累我倒是心里烦开了。

    其实,每个人都是急迫的心情,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仙子也是无奈。有心解释一下,又觉没必要,毕竟,太子肉眼凡胎,一时不会明白的。珼雅望着李亨久久没有作答。

    亜厼说,仙子,李亨说的也不无道理,找个地儿歇会,好好琢磨琢磨,参悟此刻的情景。

    这会的情况哪容自己多想,实话说,自己也是累了,既然这是大家意就顺民意吧。可是难办,此刻在空中,没有一片祥云供自己踩踏,若想歇脚只能到地面了。

    大家相互对视无异议。

    珼雅一伙的意图,公孙雯很快了解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歇脚最好是累死他们。说到:“鬼王,可不能让他们歇脚。”

    鬼王看了看公孙雯,瞬间有所了解,她对这伙人是恨之入骨,可想而知,定被这伙人戏弄的不轻,因此除之而后快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此次计划能不能成功,这伙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又得等待千年。想此说到:“我不管你们曾经的恩恩怨怨有多深,但有一点我需提醒你,我们此次行动,能不能一帆风顺就要靠他们了。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的。”

    公孙雯岂有不知之理,但她就是见不得这伙人在自己面前晃悠。心里很清楚,这伙人若是不除,最终是祸害。不过,有鬼王在,看来,此刻想除掉他们不是最佳时机。

    一会儿功夫,终于落地了。

    此处不算平淡,歇脚应该不成问题。

    抬头迎望天空,依然白茫茫一片,辩得东南西北好难。李亨瞅了一圈不识方向说,仙子,稍息片刻,让我们好好研究一番,如此,上的南天门不愁。

    此说,李亨完全不懂此处的天已被鬼王施了法术,要是懂得法术,相信他绝不会说出这么自信的话。

    亜厼说到:“我们再是研究也不会有结果的。”

    李亨不解,为什么?

    因为,有一种邪术控制了此处,因此,无法识得南天门的踪迹。

    李亨终于清楚了是咋回事,难怪,仙子找不到头绪,原来如此。仙子都无法破解的邪术,说明此邪术法力强大。那么,此刻,我们岂不危险?可是,又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危机状态呀。莫不是危险已经悄悄来临的预兆?若是如此,看来,危机四伏又十面埋伏一点不夸张。

    想了一时的李亨终于明白了此时此刻的处境说,仙子,就没有可解之策吗?

    珼雅望望周围的环境,无奈的说,目前,我还没有找到能破此邪术的办法。唯有一路,就是上得南天门。

    谈何容易?李亨心里叫着。

    观望珼雅,希望能有解术,但一种强大的力量让仙子无可奈何。白衣郎君绿凤看着珼雅,场面一片僵局。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想到,日落西山了,但不见太阳其影。

    很快,天又亮了起来,仍然不见东方红日的其影。

    休息了一夜,算是养精蓄锐,烦恼都丢开一边,一心一意寻找南天门。不过,一切都得重来,否则,永远别想到达南天门。

    通过遥望台,又来到污界层,只要通过污界层,就能去掉凡间粉尘进的南天门。

    珼雅希望再不要有什么突发事件,不然,这次再失败,就没有机会穿越遥望台了。

    亜厼说,仙子放心,粉身碎骨绝不放弃。

    白衣郎君绿凤李亨纷纷表态,无论路途多么险阻,也会不畏艰难。

    有了这样的态度无疑是一种鼓励,珼雅欣慰,信心十足,绝地反击。

    此刻已是午时,鬼王说时辰已到。要魔王公孙雯隐身其后,趁其不备,冲进南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