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见到珼雅亜厼顿时来气,扬言不杀他们气难咽。(书屋 shu05.com)胳膊一伸,巨斧再现,猛然间,一个本就高大的身躯,随着鬼域斧握手,瞬间变得更加高大威猛不可一世。

    天兵天降们见到鬼王如此的身材后各个傻了眼,喔噻,这是什么情况?说实话,就这身段够让人胆战心惊的。不过不用惧怕,准备光荣的信念都已产生,还怕他个身高马大不成?笑话。不管怎么说,他再是厉害也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为了正义而战,不枉天宫神兵也。于是并分两路左右开工,两边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对于天兵天降们的攻击,鬼王毫无顾忌,很有自信心,他知道,他们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倒是认定眼前的兰花仙子和这妖王坐骑定是自己的心腹大患,不灭他们难成自己百年来的统筹计划。

    虽是不管不顾天兵天降们的攻击,但也会给自己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不用担心,有魔王在何惧哉!这些事就交与魔王最合适不过了,也让他锻炼锻炼手脚。说到:“魔王,该是你一展风采的时候了。”

    魔王清楚鬼王之意说,你就放心吧,一切会搞定。话落,一杆三头枪即现手中,呲牙咧嘴的冲向了天兵天降。

    珼雅的目的,是引开鬼王魔王,好让白衣郎君绿凤接触到玉帝。现在,目的达到,就不能恋战。此刻,应该一走了之方为上策。可是,就这样走了,无疑,引起鬼王的怀疑,那么,声东击西的计划岂不前功尽弃?不行,得战斗一番,而且不惜生命的斗一番。只有这样,才能完全的吸引鬼王的注意力,让他无暇想到此次行动的意图。在某种意义上讲,诱敌深入就是这样的。

    鬼域斧威力强大,决不能与他对招,哪怕只有防守也是上上策,总之,不伤到自己而又能使鬼王无条件的追随,就是胜利。

    看着斧头劈下,珼雅面不改色,依然准备接招。亜厼不解,这不是找死吗?珼雅懂的亜厼之意瞬间给了一个暗示躲到了一角。亜厼明白了,只做样子而已。

    鬼王的身躯庞大,行动起来自然是笨拙没有那么灵活,招招显得有那么一点迟钝,这就给了珼雅亜厼躲避的机会。因此,招招虽是狠毒但被被轻而易举的绕过了。

    一连几十招没有收获反倒把自己累的要死,照这样下去可不行。看来,利用庞大的身躯战胜他们是个错误的决定,于是果断的收回了膨胀的身躯恢复了原样。原本利用身躯优势给他们一定的胆怯没想到适得其反反把自己搞的乌烟瘴气。喘口气说到:“没想到,一个错误的决定让你们活到了现在,真是奇耻大辱。”

    珼雅知道,决不能让他停下来,否则就会让他看破自己的计划。看看眼前的地方已与凌霄殿距离千里之外,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挺有劲,防御加进攻的效果果然不错。有此成就,在内心不由得燃起了一丝安慰。可是,千里之外对于鬼王来说分分钟就能赶回去,有如一大步而已。不行,得继续。“既然是一种丢人现眼的决定,那还不继续?”

    此话,自然而然的激怒了鬼王,他哇呀呀气的怪叫,不杀你们难解心头之恨。举起斧子就是力劈。

    亜厼对珼雅的做法不赞同,担心节外生枝。说到:“好不容易解除了危机,你倒好,不作不死呀?”

    珼雅解释说到:“难道你忘了我们来是干嘛的?可不能前功尽弃功败垂成呀。”

    亜厼觉得,此地已与凌霄殿远的不着边了,应该是找机会溜的时候了,这下好了,无处可逃。那么,处境不是很危险了吗?

    “”本来就是危险一活,就算丢了性命有何惧哉?因为值得。”

    珼雅此话激起亜厼意念,是呀,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值得去做,大不了死而后已,名垂青史。

    鬼王操着鬼域斧灵活多变,杀的珼雅亜厼无处躲身。招招狠毒,招招要命,但都被一一化解。可是,总有一招不能躲避的,因此,鬼王连劈三斧,左一斧右一斧,中间再来一斧。三斧连劈,没有给珼雅亜厼喘息之机,由于躲避不急,最终一招力劈中招,将他们震的不省人事。鬼王哈哈大笑起来,原本就此结果他们一了百了,又觉他们这样忠心耿耿,决定将他们带回去慢慢折磨,说不定在天宫大势已去的环境下会促使他们改变自己的初衷的。

    而此刻,鬼王距离凌霄殿已是十万八千里了。

    天兵天降也明白自己的使命,边战便撤,引至魔王不知多远。就凭魔王的功夫,战胜他们根本不是难事,但一味地躲避谦让事情就不好说了,双方只能无休止的战斗难分胜负。魔王的法力虽是不可小觑,可是这样消耗已是精疲力尽想尽快结束战斗,天兵天降们晓得他的意思偏偏不给机会,战不过他,就不相信,还累不死他。

    公孙雯在凌霄殿门口看着越战越远的父王心中着急,很想跟过去给予一臂之力,但区区几个天兵天降又能奈何父王,便放下了焦急的心。每每想到,自己的神圣的计划就要成功时,就会骄傲的自大起来。瞧,自己的霸占天宫的策划是多么的完美如意,天衣无缝呀,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想此,她多么想仰天大笑,但此刻还不是时候,任需小心谨慎。

    白衣郎君绿凤在行动之前,珼雅给他们已经施了隐身术便于行动起来方便,另着还乔装了一番。总之,以防万一,在隐身术被破的情况下,不能让人一眼就瞧出原貌原样。

    两人手挽手,蹑手蹑脚往前走,当怕被听出声音。看到公孙雯暗自揣喜,琢磨,她又有什么阴谋诡计要行动?或是已经在行动中。

    白衣郎君不愿去多想,很想前去劝她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但被绿凤猜透了心思,手轻轻的捏了一把白衣郎君的手,有此提醒,想说,她不是公孙雯,她是魔族公主一枝花。有了绿凤的提示,才从幻想中走了出来。是呀,她不是雯儿而是可恶的一枝花。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而醒悟,差些误了大事。

    没有被一枝花看破自己隐身乔装,说明仙子法力超强。此次任务,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否则很危险。一旦珼雅出什么意外,此次隐身术就会土蹦瓦解,那时,无疑是自投罗网。想到结果,白衣郎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绿凤虽是不解其意,但始终支持郎君哥哥,相信,他的一切行动都是有根有据,从来没有多此一举之嫌。

    看了凌霄殿内,红白鬼使,黑猫鬼使,还有鬼魅魍魉外就是整群被俘虏的天兵天降和大神仙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