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们被囚禁起来,各个心有余悸又心有余而力不足,精疲力尽的样子,又加一幅祈祷的姿态看着自己,好似他们都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不愧是大罗神仙。

    满大厅找寻玉帝和西王母的下落,根本没有一丝头绪,更不要说留下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那么,玉帝去哪了?莫非不在凌霄殿?让鬼王转移了?要是如此,拟订的计划就要扑空,营救任务已经宣告失败。

    他们理所应当的看到的凌霄殿是完美的而不是两段,原因是鬼王听到外面的叫骂声后,忽感玉帝西王母在此,时间久了便不是长久之策。为了小心谨慎,在离开的时候,故施了法,一道迷惑人的雾障启动,如此,不熟悉凌霄殿的外人进来便是无形中遮去了眼睛,从而达到一层保护作用。果然,白衣郎君绿凤,看不穿其中的奥妙。

    怎么办,没有玉帝难道就要撤吗?就这样撤走心有不甘呀,可是又能怎么样?毕竟,玉帝不在此处,多留一分钟都是危险。找不到玉帝,只能说消息不灵通。无奈,只得退出。白衣郎君示意绿凤即刻走,此地不易久留。

    就在转身瞬间,那些神君即刻表现出了失望感,但是他们不能言语,也言语不出。否则,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大喊一声,往前走,穿过雾障就能见到玉帝了。

    白衣郎君对他们的表现疑惑起来,莫不是自己的离开让他们极度伤心?有什么你们可要说呀,这么凝视自己,毫不舒服。又一想,他们要是言语,自己来此岂不多此一举。难道,他们是责怪自己没有救助他们才会这副模样?不会吧,若是这样,可就有意思了。区区大神,却是让一个凡人来救,想想都自豪。可是,自己本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却是承担着拯救天宫的大任。难道不是吗?难辞其任呀。即如此,何不在此多留一会,再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值得去研究的地方。因此,瞬间改变了主意,原本速速离开的念想,就此打住了。仔细观察了四面墙,发现,眼前的一道墙似乎有着一定的区分,虽是一模一样,不仔细瞧,根本无二区别。左面真真切切,因为墙迹清晰,拐拐角角都诉说着一段往事。右边,虽是清晰,但它存在着一定的误区,那就是美中不足,有些痕迹模模糊糊,露出了原有的破绽。如此,白衣郎君肯定,对面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玉帝就在此处,不然不会遮人耳目。即是施了法术定是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想过去想都别想。但此处隐秘不过去岂不遗憾?还会错失营救玉帝的任务。于是决定,大胆的迈上一步,看,能不能迈过去。即是危险,大不了撞个头破血流又如何。结果,这一步毫无阻挡的迈了进去。眼前的一幕真让人高歌载舞庆祝胜利。玉帝,西王母都在,以及七仙女,一个都不少。

    此刻的玉帝,刚刚结束了法力会济,让所有的内力各追各位,让法力更进一步。就在完美收功之际,见到了白衣郎君绿凤走了进来。奇怪,一界凡人怎会懂得隐身?一时匪夷所思起来。

    还来不及问询,西王母见到玉帝醒来,高兴的流下了泪水。“你终于醒来了。”

    西王母以为玉帝不知此事,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见玉帝不能动弹,感到事态危机。如此,不交出玉玺,玉帝必会遭受痛苦,为了安全起见,要求玉帝能不能将玉玺交出,目的是,暂缓危机时刻。只要玉帝有机会走出凌霄殿,就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玉皇大帝的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事都知道,归根结底,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劫难,然后要西王母大可放心,一切不会随他意的。

    见到玉帝西王母,事不宜迟,立刻恳求他们随自己离开。白衣郎君绿凤走到玉帝面前行了礼数说明了此次来此的情况后说到:“玉帝,西王母快快随我们离开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对于白衣郎君绿凤的隐身出现,西王母有所忌惮,见了玉帝还要隐身吗?绿凤回答了西王母的问话后,西王母再没有疑问产生。

    玉帝当然想离开,可是,自己已被鬼王控制了无法行动,说到:“要让你们失望了。不瞒你说,我的七大穴已被鬼王魔王封锁,无法走动。所以,你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不然,你们也不会离开的。”

    原本想着只要结束了法力会济时辰,一切都会顺其自然,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不可逆转的地步担忧起来。看着玉帝西王母问说,可有解术?

    玉帝说,这都是自己的劫数,自然有解术,但能不能解就看造化了。

    有此回答,西王母算是吃了定心丸,也因此担忧的说到:“即如此,我先带你离开。”

    玉帝摇摇头说到:“万不可,你把鬼王看的太简单了。”

    西王母不解其意,什么意思?

    “我是不能动的,否则,被封的穴道就会相互克制,到时,血脉倒流,神经逆转,不出一个时辰,我就会遭遇不测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束手就擒吗?”

    “别急,我说过,这是我的劫数。”玉帝安慰西王母看着白衣郎君绿凤。

    西王母似乎明白了也看向了他们。

    白衣郎君听玉帝说有解术,便要玉帝说出所解之术。玉帝看了一眼白衣郎君和绿凤,又看了他们手中剑后面带微笑的恩了一声说到:“看来,此次危机,重担只有落于你们的肩上了。”

    白衣郎君绿凤不明白,请玉帝示下。

    “如我说的不错,你们一个是庚寅虎正月子时生人,一个是癸巳蛇腊月辰时生人。”

    听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和义父说的一模一样,不愧是天帝。

    绿凤也是,听母亲说过,完全吻合。

    二人相互对视又看向了玉帝,似乎再问,这与担任这次任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