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置他们,鬼王心有盘算。公孙雯一度提起,目的就是即刻处死他们一报以往的恩怨,鬼王心知肚明她的用意避开她的问题问玉帝的情况。

    听他口气,感知另有目的,公孙雯无奈的说,一切都在掌控中。

    见父王还没来着急起来说到:“鬼王,我父王在何处?”

    “我与他分开战斗,怎么,还没回来?”

    公孙雯点点头。

    凭魔王法力应该不会对付不了那些天兵天将的,要公孙雯放心就是。

    而公孙雯极不放心,说是去寻,告别了鬼王不见了踪影。

    鬼王怀着自豪的心情走到玉帝面前说道:“你醒过来很好。”

    玉帝看了一眼鬼王,见他那极度傲慢又嚣张的态度说道:“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后果?呵呵,问的好。”稍停,语气加重“是不是我也要问你这么一句呀?”鬼王的语气存在着怨恨,眼睛一点点的接近了玉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凶狠的眼神在说,你终于落在我手里了。没有听到回答,恶狠狠的嚷道:“你给我回答呀。”

    鬼王的质问,玉帝根本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做事有不计后果的时候?自问起来。”你什么意思?“

    玉帝的回答,让鬼王无奈的苦笑说道:”回答的多么无辜,跟没事人似得。“

    听他语气,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要是自己造成的,就一定有原因,可是脑袋里面空空如洗一片空白呀。说道:”你的意思,朕似乎明白了,是朕一手造成这样的局面对吗?可是,朕丝毫没有印象。敢问,是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的记恨?“

    ”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也是,你是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掌握着六界众生的生死大权,是对是错,谁敢说你一句?既然你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那好,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还记得八百年前,黑丫子被你贬下凡间的事了吗?”鬼王恨恨的看着玉帝吆喝起来。

    若说此事,当然记得清楚,好似就是昨天,但此事有目共睹没有一丝偏袒,可以说正大光明,问心无愧的。说到:“要说黑丫子事件,当然记得。要说她的事,你应该比我清楚。不是吗?任何人犯了天条都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鬼王很生气的吼道:“狗屁天条。就因为什么的狗屁天条,让黑丫子和我天各一方。你有西王母陪着,当然是其乐融融。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大神哪个不是孤单单的独守星空?你说,这公平吗?”

    玉帝很想叹口气然后摇摇头劝说一句,你别幼稚了?但是,在他萌灭人性的状态下说了也是白说。于是闭目养神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

    “你不要以为你这样,不理不睬若无其事就能逃脱责任?我告诉你,什么事都得有个说法。”

    玉帝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冷哼了一声说到:“这就是你所谓的说法?”

    “不错。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我得以陈冤召雪。”

    “所以,你宁可冒大不违,不惜反的天庭?”

    “是的,只要我掌控天庭,想做什么无人阻拦,然后再迎回黑丫子美人儿,从此,神仙眷侣,岂不乐哉?”

    “原来你的大志是这样啊?悲哀。”

    “悲哀?哼哼,说得好,我就是让你悲哀到底。快说,玉玺在哪?”

    “想得玉玺?除非我死。”玉帝不妥协的语气铁骨铮铮的说。

    鬼王怒了,猛的抓起一仙女锁住脖颈说到:“我会一个一个的将她们挫骨扬灰。最好不要逼我。”鬼王变得凶狠起来。

    见此情况,玉帝疼在心里但无能为力解救她们,依然紧闭眼睛不出一声。

    看着挣扎的三女儿,西王母着急了,掩求说到:“玉帝,把个玉玺给他吧,瞧,三女儿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