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给?怎么能给呢?难道,不管不顾六界安危自私自利吗?

    看着女儿被鬼王掐着脖子高高举起,而自己却是无能为力,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管怎么样,不论什么结局,玉玺决不能交出。为了六界安危,天下苍生免遭战苦,牺牲自己,值得。想此,闭上了眼睛。

    玉帝的心思,西王母清楚,能理解玉帝,不打算救下女儿情非得已。但就这样让鬼王夺去女儿的性命心有不甘,怎么的也得拖延时间,或许,能等来救援。低声下气的说到:“鬼王,有什么事好商量。”

    杀死他们的女儿自然不是最初的目的,可是,不严厉,怎能让玉帝低头交出玉玺?因此,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只要拿回玉玺就得不择手段。瞧,血浓于水,还是扛不住了。想着接下来,他们就会把玉玺乖乖的交到自己手里,那时,就可以一绝后患大仇得报。由此,心里美滋滋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在脸上表现的极其冷凶,面目狠毒的说到:“只要给我我想要的一切好说。”

    西王母看玉帝态度坚决,要是这样硬抗,无疑,会相继散去女儿们的性命,为了确保她们性命无忧,必须得答应他,但不能就此妥协。说到:“你若想拿到玉玺,还容我慢慢说服玉帝。当然了,需要一些时间。”

    鬼王知道,真要是把玉帝逼急了,一定得不到好处。抓来他的妻儿老小为的就是威逼利诱,让自己的计划顺利完成。现在好的事态已向自己走来,得抓住机会,看来,大功告成不远亦。说到:“好,暂且信你一回。不过,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我会尽量说服玉帝。”西王母向鬼王保证,目的是稳住他争取时间。

    鬼王看了西王母一眼,虽是存在着一定的疑惑半信半疑甚至就不信,但是,这是唯一的机会。若是玉帝打算据不交出玉玺,那么,自己的计划无疑是失败了。最坏的打算,就是一不做二不休,一条道走到黑。“可以,我给你时间,但是,不能由着你无限时。说吧,需要多长时间?”

    听到鬼王的言语,西王母高兴,但没有显露出来,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不由得评价起鬼王来。真是一个四肢发达的愚蠢家伙,说你聪明,看来是在骂你。忍住乐意说,最少得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不行。”鬼王坚决不同意,他是怕夜长梦多。

    要想得到时间上的允许,还得忍耐。多付这样的有脑残疾对象还需软进攻。西王母说到:“我们虽说现在,是你的阶下囚,但你别忘了,他,毕竟是六界之首,天宫领袖。有此,必然傲气。我若三言两语就说服他,请问,他容颜何存?我说至少三个时辰,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把握。”

    鬼王向前走了几步,细细思量西王母的言下之意。要是按常规,的确如此。可是如按她意,会不会出现意外?他又看了看七仙女,想从她们身上找答案,可是,各个悲凄,毫无斗志,充分说明,她们并没有事先预谋。感觉到,她不会使诈,相反,而是救女心切。即是如此,选择相信一次,料她们也不会耍出什么花招的。“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若是时辰到了,交不出东西,说什么都没用。”

    话落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