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对自己的决定算是满意的,毕竟,这是唯一可行的策略。

    玉帝淡然跟没事人一样,想必定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要不然,他俩就不会偷偷来见玉帝。

    一直在想白衣郎君绿鳯的离开,越想越觉得越不对劲,真叫可疑。不过,一对凡夫俗子又能奈何我也?可是,他们是隐身离开的,说明,此次进的凌霄殿并不简单。于是心怀余悸的掐指一算,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不算不知道,一算让自己默然不解,甚至有大吃一惊的动作。

    手心里,演示着白衣郎君绿鳯的行踪。

    他们这是去哪?按他们的方向分析,应该是终南山方向。终南山,一个出道士的地方,这么值得他们火急火燎的赶去吗?他们神态庄严,说明,此次终南山之行,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即如此,那么,就得小心使得万年船,还需自己亲自走一趟以防万一。

    魔王有所担忧的说道:“你可不能走,走了,西王母修理我们如切菜。”

    鬼王当然想到了这一点,并深深的摸透了西王母的底牌,量她老老实实的,定不敢妄动。因此坦然自若的说道:“放心,她翻不了天。”

    他这么说,已是做好了防范措施,由此,放心了说,你早去早回。

    鬼王交代,还需少不了注意点。

    鬼王速度快,提早到了终南山附近,不敢直接上山,原因是打搅了地仙对自己不利。他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因此埋伏在了隐蔽处。

    此刻的白衣郎君绿凤已不是隐身状态,到了终南山附近,已被此山的巡山仙鹤发现,长鸣声叫追赶了过来。

    听此声,懂得这是巡山仙鹤,于是止步,目的是问问剑南地仙的位置。

    “仙界重地,不得擅闯。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仙鹤彬彬有礼,并没有恶意恐吓。

    白衣郎君也是彬彬有礼的回话“仙子你好,我是白衣郎君,她是绿凤姑娘。我们来此是奉齐天大圣指点,到此寻得剑南花。请问仙子,剑南地仙在何处?”

    不管是谁推荐,目的还是为了剑南花。

    仙鹤看着来人总之都是一路货色。

    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它,而且,来者都是可怜兮兮,让人十分怜悯之辈,故而不忍心驱赶。事后,却是露出了丑陋的嘴脸。好的一面是,此花十年开一次,所以说,居心叵测者,越想得到它就得不到他,看造化,是否有缘者。

    每想到这一点,仙鹤便是好心的劝回大家不要执着。而有一些人不分是非曲直非要见得剑南花花枝才肯罢休,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呀。

    白衣郎君绿凤两人的态度诚恳,看来此花对他们非同一般,非得此花不可,可是师傅说过,再有十几日才是剑南花展开的日子。那么,让他们进还是不进,一时难以抉择,便说明了情况给他们好让他们自己斟酌。

    若是按仙子的解释分析,剑南花不到开花的时节,那么,岂不取不到此花了。如此,拯救天宫行动难道就此搁浅?不行,绝对不行,如若不然,六界大乱。说到:“仙子,请我们无论无何见见剑南地仙。”

    仙鹤犹豫不决,看上去挺为难。

    绿凤又说:“此事事关重大,六界安危就在一举。仙鹤,万不可再犹豫了,否则,来不及。”真想将事实道出,他明白了自然就会懂得其中的份量。

    师傅说过,万事皆有定数,既然他们是为六界安危前来,说明是离不开天宫,可看他们纯碎的凡胎肉体,怎么能是天宫来的?再看他们的眼神充满忧愁,身兼重任也未不可。“好吧,我只能做到这一步,让你们进山。”

    话落,仙鹤翅膀一挥,一道白气过后,面前的大山开移,五六步的一道缝隙慢慢出露,于是一所桥梁出现在面前。“进去就可以见到剑南地仙了。记住,不要扶靠任何物体。”

    白衣郎君绿凤点点头忙谢仙鹤后走向了大桥。

    大桥没有任何围栏,而且只是单行道,一尺宽,想扶也没扶的地儿。

    绿凤有些害怕感,为了不出意外,紧紧握着白衣郎君的手不撒手。两人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桥梁。

    在一旁的鬼王对终南山的情况听的一清二楚,原来,他们是寻剑南花而来。但是自己想不通,要此花何用?又一想,他们是从凌霄殿隐身出来的,定是见到了玉帝,看来,必有蹊跷。不论怎么说,以防万一,决不能让他们得到剑南花。那么,此次来的终南山,也就有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