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就在裴琪身边,待她三个拜礼完毕便与谢婉茹扶起了她。

    刘裴氏又谢了大家这才依依不舍的走开了,没走几步就听有声音大喊,你是我的,不准你跟别人走。

    听声音好熟悉,难道是刘糜山回来了?刘裴氏大叫,刘糜山你在哪?

    她这一嗓子让在场的人无不惊讶。几率可算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几乎不可能的事儿,这下好了他来了。现在怎么办呀?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无己老人。

    无己老人也是尴尬,一时之间没了主意。但是自己很清楚,得解决此事呀,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解决不好,后果很麻烦的。好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刚要开口叫住刘裴氏,觉得哪里不对劲,细细推敲,是那声音的语气。记得不错,他的意思不愿意让刘裴氏跟别人走,如此,刚才的论话他是一清二楚了。想此,此人就在他们中间,但是不知其因没有露面,这是怎么回事?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能做到这种境界除非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想此倒吸了一口冷气,甚至打颤。虽是见过无数的妖魔鬼怪,但此时此刻总觉少了点什么,由此感觉渗的慌,极度紧张。不过外表,露出了平常的平静,目的,就是让自己打起精神来不慌不忙的应对一切。对了,白公子临走时给了自己一件宝贝,那就是夜明珠。此珠的威力强大,有辟邪功效。想到夜明珠不由得高兴起来忙将它从胸口内裳布口袋里拿了出来捏在手里,有此,再也不怕鬼了。说到:“刘裴氏,你夫君在哪?”

    刘裴氏东张西望没有一点线索,“我也不知道呀。”

    一会儿,一团旋风转速很快且慢慢的接近了刘裴氏,到了面前发出了声音说到:“栁花花,求你不要嫁与他人好不好?”

    见此情况,栁花花一愣,即刻明白了,原来他已死去。这样的情况,是自己这些年最坏的打算,不承想成真了。也罢,不必伤心。埋怨的说到:“你去山上劈个柴,怎么就丢了性命呢?”

    刘裴氏夫君言语凄惨的说,“那日,我去后山劈柴,遇一猫,乌黑毛发,一直盯着我看,他的眼神像是笑眯眯的姿态。我好奇的走过去想将它把戏,让后将它带回家供你玩,没想到它会言语,这令我惊慌起来,不敢与它接触。它说不必害怕,它只是会说话而已,不必大惊小怪的。我定了定神,这才消除了对它的戒心。它说它是一只流浪猫,四处奔波,一日,发现了一个地方,那里堆满了柴火,足我能烧十年八载的,要我尽快过去,不然,就被别人发现了。我戏以为真毫无防备的就去了。到了一个山洞,它说柴火就在里面,进去一瞧,是奇形怪状的人,呲牙咧嘴的走了过来。我才知,黑猫说的是黑话,信口雌黄来着,把我骗了。后来,我被他们害了,还不允许我的魂魄走失,否则就会杀了你。我没的办法,只有答应他们帮他们看护此洞。其实,我也一直在观察你守护你,今日之事我也是有目共睹呀。”说话的语气像是哭泣。

    刘裴氏已是泣不成声,哭诉这几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相互倾诉后,刘裴氏说到:“听你话,你现在就一孤魂野鬼?”

    “也不是,他们让我守护那山洞,看来,山洞里面有贵重的东西。”刘糜山怀疑的说。

    刘裴氏对于这个问题不感兴趣,她关心的是刘糜山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生活,既然一切安好,自己就安心了。现在的问题是,要解决自己的事。直言不讳的说到:“你为何不同意我跟邻村的王信在一起?”

    刘糜山停顿一下说到:“我怕你受苦。”

    “怕我受苦?难道,我一个人就不受苦?”

    对于刘裴氏的质问,刘糜山无言以对。稍停一阵子,或许是想通了,态度大为转变说到:“既然你愿意,我没什么意见,只是希望,受了委屈跟我说声。”

    刘裴氏点点头,我会的。

    “那我走了?”

    “好吧。”

    此时,王信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大帮人足有百人。见到刘裴氏安然无恙这才消了怒气说到:“你没事就好。瞧,我的兄弟们都为你打报不平来了。”

    刘裴氏感动的真想大哭一场说,没事了。

    如此阵势,稍有不妥,战争必起。幸亏,战争的源头已被萌灭,现在,应该是欢心鼓舞的局面了。

    王信很想知道,他们怎么就会轻易把你放了,刘裴氏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王信走了过来先是谢过了寨主又谢了无己老人一伙人,然后告别了。

    葵悦翔要大家一起回屋,静待白公子他们的到来。

    无己老人一直对刘糜山所说的那个山洞很有信心,决意有空去探探。其他人虽也好奇,但是,此洞凶险,且有鬼怪,一界凡人怎能应对?还是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时再探不迟。

    鬼王捉拿到绿凤得意洋洋的,进了凌霄殿,丢了绿凤在地在公孙雯魔王面前炫耀说到:“瞧,我已把漏网之鱼带回来了,只是可惜,少了一个。”

    魔王忙吹捧鬼王法力无边,天宫之主非你莫属。这就是典型的忍辱负重。

    这样的话,鬼王自然爱听,但是现在玉玺还未拿到就需小心万加。

    捉来绿凤这丫头,虽说没有大作用,但能削弱白衣郎君的力量,看来,自己的计划正朝着成功一步步的迈进。心中暗喜。为了扫清障碍还需努力呀。说到:“鬼王打算怎么样处理她?她可是一个不小的大麻烦。”

    鬼王对自己的成就非常满意,对绿凤这样不起眼的角色还是不放在心上的。说,一枝花言过其实了,留着她还有用处。

    不知鬼王是怎么打算的,把一个个敌人撸来居心何在?既然搞不懂就不去搞,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又见鬼王拿着乌金剑在看,应该有必要提醒他,此剑威力强大,当务之急应该毁了它,一绝后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